夏坝仁波切

 
腾讯佛学专访第四世夏坝仁波切
作者: 腾讯佛学 夏坝活佛 时间: 2014/6/21 Tag: 夏坝活佛 腾讯佛学

腾讯佛学专访第四世夏坝仁波切

 

视频在线观看    音频视频下载

专访对象:沈阳法轮寺住持 第四世夏坝仁波切

时间:2014年4月4日

地点:沈阳法轮寺

 

腾讯佛学:尊贵的仁波切,非常荣幸,也非常高兴,今天能够在这里对您作一个专访,感恩您的慈悲。我想请教您的第一个问题,希望您结合您自己的学修和成长的经历,来向广大信众,尤其是汉地的信众,介绍一下格鲁巴的教法,您可以分别从显跟密两个方面来作介绍。请您慢慢地谈。

夏坝仁波切:好,格鲁巴的教法,无论显还是密,从整个来源来说的话,应该这么说:格鲁巴没有自己翻译过一部单独的经论。那么它是怎么产生的呢?自从公元六百三十八年,第一次吞弥桑布扎翻译“罗顿巴地贡下扎”就是《诸佛菩萨功德经》,到《宝箧经》开始,前弘期的翻译时间大概有整整两百年。为什么呢?因为公元八百三十六年的时候朗达玛继承王位,到八百三十八年的时候开始灭佛活动,从六百三十八年至八百三十八年、等于是两百年了。第二次佛法恢复大概是再过一百多年之后了,公元九百年左右的时候,这就算是后弘期。到宗喀巴大师出生的时间、也就是公元一千三百五十七年之间,西藏的许多高僧大德到印度去,翻译了许多许多的经文,包括佛经和阿阇黎的论典等等翻译了很多。

宗喀巴大师很小的时候开始, 在香巴噶举大德确吉德珠仁钦大师那里开始学习,然后在第三世噶玛巴那里受过居士戒,到十七岁的时候,去往西藏开始学习,到二十五岁的时候考了五部论典完整的格西,整个学习期间过后开始弘法。这样一来,当初刚开始的时候,拜的是确吉德珠仁钦等等,以噶当巴或者香巴噶举派系的一些教法为主,后来学了萨迦派当时比较盛行的四部大论的闻思修。到后来,跟随仁德瓦大师,刚开始的时候在现在叫作惹窦寺的那个地方学习般若,后来到了日喀则包括江孜那一带,在仁达瓦大师和聂温巴大师那里学了许多中观、般若、律藏、因明、现观等等,他学了很多。后来他又接受了很多密法的传承,包括过去的噶举派、噶当派、萨迦派,也包括觉囊派,还有希解派等等,许多的传承,当时已经比较完整的而且非常殊胜的传承全部接受了。在他老人家的眼里是没有什么格鲁巴的。他认为佛法不应该有这个派那个派,应该整个都是一个派。所以他老人家的愿望就是,凡是从印度、内地和西域翻译到藏地的所有显密的一切三藏经典全部圆满受持,这就是佛教。所以他在世的时候,也没取过什么格鲁巴的名称。

宗大师在公元一千四百零九年的时候,开创了大祈愿法会。那一年正好也建了甘丹寺。因为寺的名字叫甘丹寺,所以刚开始人们就称它为甘丹教法;最后就将甘丹的“甘”留着,将“丹”省略了,“鲁”就是“宗派”中的那个“鲁”,就成了“甘鲁”,就变成了格鲁派。“甘”就是欢喜的意思,“格”就是善的意思--善法。这是藏文音的变化的一个过程,后来就变成人们称之为的“格鲁巴”了,是这样的一个问题。所以严格的意义上说,他没有明确地说我要开创一个什么样的派,没有这样的事情。所以我经常说,凡是宗大师之前的一切各宗各派的教法,好比是长江黄河等等的一些河流,格鲁巴好比是大海。如果这些长江黄河等全部都是污染的话,那大海是没法干净的。之所以格鲁巴的教法很殊胜,那是因为每一个流入大海的这些百川都是清净而莹澈,无有垢染,所以才使得大海也清净无垢染。格鲁的教法,从来源的角度来说是这样的。

第二,从格鲁教法本身形成体系的角度来说,是这样的:显密圆融或者显密双运。因为宗大师来到西藏的那个时候,藏地从佛法的角度来说还是比较衰弱期。因为任何一个教法也好,任何一种主义理论也好,它有一个昌盛期和衰败期,它是有一些适应阶段的。那么为什么衰败了呢?不是外因,而是内因。就像我们现在所说的一个国家的腐败现象一样,佛教里面也会产生腐败的现象。因为刚开始非常地珍惜佛法,到最后,这些所谓的在位的高僧大德,逐步逐步地越来越贪图享乐,越来越贪图权贵等等。会出现这种问题,这是人世间任何事物必然的一种变化规律。所以当时,有许多许多的地方,许多许多的大德,许多许多的那些掌权的人,都有戒律不清净的现象,学习佛法的闻思修不精进的现象,教法比较混乱的现象,单崇拜密法而歧视显宗的现象,单崇拜显宗而歧视或者诽谤密法的现象等。有很多很多这样的现象,尤其是在戒律的问题上,非常松弛。有一些资料里面显示说,宗大师小的时候,一个出家人、一辈子没看到过钵的,非常非常地常见,都不知道袈裟是什么样子的。有这种现象,这就表明了,当时对佛法的希求是比较衰弱。

在这样的一种情况下,宗喀巴大师,是有着我们普通人难以想象的勇猛和精进心,他就开始闻、思、修。我觉得这是非常难得的,包括宗喀巴大师他本人,和他的大弟子贾操杰、他的大弟子克珠杰等等这些大德。宗大师身边的有些非常有学问的大德,从他们的成长经历来说的话,与现在的格鲁巴的闻思修的教法体系相比,还是没有这么完整的。打个比方,宗大师是小时候学过一些、括《大乘庄严经论》之类的许多教法。但是到了17岁之后,就仅仅学了一年多的般若现观,17岁开始学,18岁是整整学了一年,17岁其实是一半,然后19岁的时候,就算是学毕业了般若。那之后学中观、律藏、俱舍、还有因明这些, 24岁末开始考试,算是毕业答辩。这样一来,实际上也就是从17岁至25岁而已,这与现在的格鲁巴的教法体系相比的话是难以想象的。也包括贾操杰,贾操杰是宗大师的非常重要的法子之一,是公元1364年出生的,他也是非常小的时候考了格西学位,实际上没有多少年的学习时间。克珠杰也是。克珠杰是公元1385年出生的,他的经历也是二十几岁的时候就考上了格西学位。它是这样的一个体系。而且那个时候的体系是什么呢,夏天安居期间讲三个月的《般若》、《现观庄严论》等,讲完了就完事了,然后你就回家。这就相当于传一下,没有更多的。那么他们的成长、更多的是什么呢?自从宗喀巴大师25岁以后开始收弟子,然后就讲经说法,又大量地阅读佛教的经论,在这个过程当中,他就成长起来了,直到34岁那一年的时候,他就成了般若的大学者。

那简直是难以想象。为什么呢?以宗大师的这个《金鬘论》为据,《金鬘论》这本书,是一个非常大的一部书,而且是与众不同的一部书。为什么呢?《金鬘论》可以充分地展示出来宗大师对佛经和印度的那些大德的论典的熟悉的程度。他把每一位印度大德的论典,一个一个地作分析,然后做一些、按照我们现在话说叫判教,做了非常细致的工作。而且这部论典非常有意思的是什么呢?整个论典从头到尾有两个观点,完全不同的两个观点。一个是什么?依照圣解脱军的观点来阐释《现观庄严论》的根本颂,二是依照狮子贤大阿阇黎的观点来解释狮子贤所著的这个《明义释》,有时候这两个观点会是截然不同,但他就把两个观点的完整的思想保留着,然后,再对之后的一些印度的大德对这两个观点的每一个细节问题上是怎么理解的,做了非常细致的分析,他就这样。后来,他对中观的更深入的了解应该是在42岁左右的时候,他得到了对中观方面的非常非常圆满的一种认知。我们格鲁巴平常说,宗喀巴大师示现证得空性的真实义的话,大概是在42岁左右。到46岁的时候,他写了《菩提道次第广论》。这个《菩提道次第广论》,实际上是中观和现观这两个内容的具体的实修方法,也就是《菩提道次第》。

那么中观和现观为什么那么重要呢?这要从这样的角度来说,不管是什么教派,什么样的宗教,只要是一个成熟的世界性的理性的宗教的话,就缺不了两样东西:一个是什么,“你怎么看?”第二个,“你怎么做?”为什么呢?因为见和行之间是互相依赖的:因为有了这样的看法,你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这就好比有些恐怖分子,他就有非常邪恶的看法,所以他把这个世界看成是黑暗或者是邪恶的,所以他才做出来一些我们难以想象的举动。这是出自于哪里?就是见。大乘或者小乘,或者其他的一些宗教,都是这样的一个问题。

我们大乘有一个见和一个行。那么大乘的见是什么?大乘的行又是什么呢?从经的角度来说,大乘的见出自《般若》,更明显的大乘的行出自《华严经》以及《宝积经》等等这些里边。当然,《宝积经》是见行都有的一部、总共有大概四十九部经的一个综合的名称,“积”的意思就是全部集中在一起的。《华严经》这个里边有七部。总共按照我们藏文来说的话大概有四十五品,但是实际上这个里面只有七部,也是一个集合的东西。《般若》,按照其显义的角度来说,就是从字面的意思来说,它就是全面阐释“见”的。但是关于《般若》的解释的问题上,就有全然不同的两个派系。一个是从“行”的角度去解读《般若》的方法,再一个是从“见”的角度去解读《般若》的办法。这是我们一切大乘的根本,不分藏传也不分汉传,也不分什么这个宗派那个教派,都不分,凡是你承认自己是大乘的,你就脱离不了这两个,一个见、一个行。

关于这个大乘的见的阐释,最圆满的当数龙树菩萨。龙树菩萨大致是公元150年左右出生,250年左右圆寂的这么一位大德。他写了《龙树六论》为主的许多的论典,其中最主要的就是《中观根本论》。但是汉地还多了一个《大智度论》,这非常重要。我现在正在试着将其翻译为藏文。因为我觉得《大智度论》里面有许多当下藏文里边没有的细节的内容。打个比方说,《大智度论》里面所解释出来的三摩地的方面,也就是十七资粮里边的福德资粮的范畴中,有108个三摩地的解释。在《般若》里边、倒是汉文藏文都有一些,但是很模糊的、不是非常清晰的。但是龙树菩萨通过比喻和充分地阐释、以及从方方面面的角度,做了一个非常清晰圆满的解释,这就是藏文的《般若》里边缺的部分。诸如此类的,藏文有、汉文没有,汉文有、藏文没有的典籍还是很多,所以说互相地补充、互相翻译、非常重要。回头来说,关于《般若》的解释问题上,龙树菩萨是从《般若》的见的角度出发而解释,也是解释《般若》的显义,就是空性的部分。这就是我们大乘的“见”,是所有大乘见的最圆满、而且最合理的一种解释,至今为止是这样的。所以宗喀巴大师把龙树菩萨拜为甚深见的初祖或者祖师。

第二个就是大乘的“行”。大乘的行来自何方?往远一点说是来自弥勒菩萨。为什么?因为《弥勒五论》,它就是最核心的一个。再者,来自于无著菩萨。为什么?有了无著菩萨、才有弥勒菩萨的《五论》,还有《瑜伽师地论》。当然了,按照汉文的说法,《瑜伽师地论》也是弥勒菩萨所著,藏地说是无著所著,但我看不矛盾。为什么?其实《瑜伽师地论》肯定是弥勒所说,而无著所记。但是,记录这个的是作者,还是说者是作者,这是一个不矛盾的问题,根本就是一样的问题。再加上很明显,即使《瑜伽师地论》里边《本地分》的部分是弥勒菩萨亲自所说的,剩下来的《摄抉择分》等等其它的四个,肯定是对这个《本地分》的解释,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也应该是无著所著。所以说,这是不矛盾的一个问题。但是它解释的是什么?它解释的实际上就是《般若》里边隐义的菩萨广大行的部分。这是大乘的第二个。

从论的角度来说,从阿阇黎大德阐释的角度来说,龙树、无著,一个见、一个行,这一点,凡是大乘的信仰者,是没有办法忽略的。而且自古以来,包括内地,从鸠摩罗什开始翻译龙树菩萨的作品,到玄奘法师,和在此之前的印度的那位大德、翻译《菩萨地品》的、叫真谛,翻译了很多瑜伽宗的经论。所以说,格鲁巴从继承大乘教法的角度来说,它无非就是两个:一个“见”,以龙树菩萨为主;一个“行”,以无著菩萨为准。这不是格鲁巴新开创的,是自从阿底峡尊者开始就一直遵循的一种轨则。但是到了宗喀巴大师的时候,又非常完整地把一切显密教法纳入到这样的一个思想框架里边作进一步地阐释,所以,它就变成了非常圆满的一种作法。所以说,格鲁巴教法体系的形成,或者从它本身的体性的角度来说,一个是无著的思想,再一个是龙树的思想。而且,这两个之间还是互相依赖的。为什么?因为按照中观的思想来说,是一切法因缘和合而生,又因缘和合而灭。正如佛经当中:“诸法因缘生,诸法因缘灭,吾师大沙门,常作如是说”所说一样,既然我们承认了因缘而生、因缘而灭,其体性自然是空的。既然是体性空,又是因缘和合而生、因缘和合而灭,那么由善因得善果,由恶因得恶果,不同的因产生不同的结果,这是必然的问题,因此可以建立因果的这种关系。一旦成立了这种因果的关系之后,四圣谛的关系自然就形成了,因为此中有两个因和两个果:以集圣谛的因而导致苦圣谛的果;以道圣谛的因导致灭圣谛的果。实际上这就是善因而得善果,恶因而得恶果的一个完整的理论体系。而佛教无论是大乘还是小乘,其实都承认“诸法因缘生,诸法因缘灭”这样的一个思想。正因为如此,就都念同样的一个偈颂,就是“诸法因缘生,诸法因缘灭,吾师大沙门,常作如是说。”这样的一个偈颂,大乘小乘都在念。正因为有了这个,所以才有了这样的一个见和行。但是,格鲁巴是通过“道次第”的这种方式,来把般若的行和见、全部变成为一个实修的次第,那就叫《菩提道次第》。

你曾问过我一个问题:弘扬菩提道次第,对于学佛者来说具有什么样的意义?我的回答是:学佛者是什么?求菩提者。求菩提者需要的是什么?通达菩提的道路。通达菩提的道路,不但要知道这个道,还要知道,从哪里开始入手,到哪里是到了终点,这样的一个先后的次第。而通达菩提的圆满次第的唯一的通道,就是“菩提道次第”。这种菩提道次第,你可以不叫它“菩提道次第”的名字。为什么?“菩提道次第”是宗喀巴大师对其《菩提道次第广论》写的名字,《菩提道灯论》是阿底峡尊者写的,此之前没有过“菩提道次第”这样的名称。但是,打个比方说,龙树菩萨的《中观宝鬘论》就是一个完整的“菩提道次第”。所以说,菩提道次第对学佛者而言,可以说是一切。为什么?没有了它,等于是你就没有到达目的地的方法,也就是说,你是没有办法到达目的地的。所以,我们不要把这样的菩提道次第的名称作为主题,而把《菩提道次第》的内容作为核心的话,那么我们可以说,没有了菩提道次第,就不会成佛。不管你是汉传佛教的,还是藏传佛教的,还是印度佛教的,凡是修大乘菩提者,修的都是“菩提道次第”。

 

腾讯佛学:您刚才主要是介绍了教理的方面,那么从密乘的方面、请您对格鲁巴作一个介绍。

夏坝仁波切:密法在我们藏地比较普遍,尤其是宗喀巴大师以后,把它分成为四类:一个叫事部;一个叫行部;一个叫瑜伽部;一个叫无上瑜伽部。大致上是四种分类。而这种分类,在印度的时候,也有很多是这么分的。当然在印度的时候,有很多种说法。这些说法、具体的一些说法不太一样,实质的内容实际完全是一样的。从密法的角度来说的话它是这样的,宗大师它有一个叫《密宗道次第广论》,在这个《密宗道次第广论》里边,全面和完整地阐释了密法的事部是怎么回事,行部是怎么回事,瑜伽部是怎么回事,无上瑜伽部是怎么回事。虽然有很多人说,汉地已经失传了密法的传承,但是,我在处处都能看到很多密法里边的事部和行部的一些范畴的很多的法,比如说毗卢遮那的禅,比如说观音的禅,比如说药师的禅。这些实际上属于是事部范畴的,有的部分是行部范畴的,大概是这样的一个问题。

唐朝的时候,在汉地也有过这样的密法。但是从我们格鲁巴的角度来说是怎么解释的呢?首先,事部、行部、瑜伽部这三个部分,在宗喀巴大师的作品里边有非常完整的各自的解说和非常完整的阐释。但是,其中宗喀巴大师最最重视的还是无上瑜伽部。而从无上瑜伽部续的角度来说,大致上可以分成为两类,一个叫父续,一个叫母续。所谓的父续是什么意思呢?因为我们要成佛的话,需要解决两个问题,一个是什么?有漏之身;再一个就是有漏之心。尤其是想即身成佛的话,你得把有漏之身和有漏之心要解决好。从理论上来说,显宗也是这么阐述的。比如说,寂天菩萨的《入菩萨行论》当中,他就说过这样的,说用菩提心的力量,把有漏的躯体转化为如来之身,所以如此如此功德之大。其实他说的是菩提心的威力。为什么?有了菩提心的驱动力,使其自己变成为佛之身,大概这个意思。

但是在密法的角度来说,不仅仅是菩提心的问题,菩提心只能是一个推动力,但是真正实质上把这个有漏之躯变成为无漏的与毗卢遮那佛无二无别的光明之身的话,那就得依靠《密集金刚》的幻身,这就是《密集金刚续》的核心所在。而将有漏之心变成为无漏之空乐无二的智慧,靠的是《胜乐金刚》里边所说的光明。虽然《密集金刚续》里边也讲了光明和幻身两个都讲了,但是着重讲的是幻身;而《胜乐金刚续》里边也讲了幻身和光明,但是着重讲了光明。这样一来,就把解决身的办法和解决心的办法,作了完整的阐释。

在宗喀巴大师的见解当中,其实还包括《喜金刚》,还有很多很多的无上瑜伽部的本尊。但是,在把它分类的时候,一部分属于是父续的,有一部分就是母续的;而父续的部分可以纳入到《密集金刚》当中来阐释,母续的部分可以纳入到《胜乐金刚》当中来阐释。这两个,是成佛不可或缺的两个无上瑜伽部的核心的经典,所以称《密集金刚》为父续之王,或者一切续之王、之父,《胜乐金刚》称母续之尊,或者一切续之尊。它们两个非常重要。加上在修行佛法的道路上,消除违缘是非常重要的,而《大威德金刚》则是文殊的愤怒显现,能够摧伏一切三界的魔军,因此,要依止这样的本尊为驱魔消灾解难的本尊。这样一来,《胜乐金刚》、《密集金刚》和《大威德金刚》,这三尊就成为实修道次第的密法部分的不可或缺的核心的内容。这些就是我们格鲁巴的修行体系当中,着重阐释的三个内容。克珠杰的《密续总义》当中,也专门提起过这三个的重要性。大致上是这样的。另外还有一个叫《时轮金刚》。《时轮金刚》有一个它的完整的体系,跟普通的四部金刚里边的《胜乐》、《密集》之类的无上瑜伽部的不大一样,虽然它归类为无上瑜伽部,但它是以另一种阐释的方式去阐释的。大致上是这样的一个体系。所以,格鲁巴里边非常重视这样的《密集金刚》、《胜乐金刚》和《大威德金刚》的修行。虽然也修很多其他的本尊,但是,把这三个作为一个大海里边的宝藏一样,把它当成一个成佛的过程当中,能够实现五圆满次第,就是包括语远离和意远离、幻身、光明和双运,双运又分成为有学双运和无学双运的这样一种五圆满次第的过程当中不可或缺的一种修行的方法。大致上是这样的,在密法的角度。

 

腾讯佛学:您刚才前面主要介绍了般若的见和行的部分,那么后面介绍了四种密续;那在密续和般若的见行之间,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

夏坝仁波切:这个里边可以说是有共同的,也有不共的部分。打个比方说,单独依靠般若的见行要成佛的话,也可以的,只不过需要的时间长一些。如果通过般若的见行的修行,达到了资粮道和加行道,在得到了加行道暖位以后,再转向密法的话,可以即身成佛。这个过程大概是这样的,我现在给你简单地解释一下这个《菩提道次第》能够做到的是什么,这就知道了所谓的资粮道和加行道。因为大乘的道跟小乘道一样,它实际上分成为五个道,资粮位、加行位、见位、修位、无学位,或者资粮道、加行道、见道、修道、无修道,这样的五个部分。这五个部分把它分成为三类:一个就是佛;再一个就是圣菩萨,圣菩萨有两个道,见道和修道就是圣菩萨的道;再一个就是凡夫菩萨,资粮道、加行道。就三个:凡夫、圣、佛,就是这样的凡夫、圣者、佛三个部分。其实《菩提道次第》的整个内容,是从没有入道至入道,到最后成佛为止,涵盖着一切整个修行的次第。那么其中“未入道”,那还没有入佛门,或者还没有入道,就开始修《菩提道次第》了,这个听起来匪夷所思啊。那的确是这样的。其实《菩提道次第》并不是说要入了佛门之后才修的,而是在对佛门感兴趣开始就要修的一个问题。这事很奇怪吧?为什么这么说?你看,《菩提道次第》的整个修行的内容有十个所缘,其中第一个所缘、第二个所缘的修行阶段,还没有入佛门呐,到了第三个所缘的修行的时候,才正式入佛门。

腾讯佛学:您讲的这个入佛门,是指他生起信心吗,比如《华严经》里边讲到的信位?

夏坝仁波切:不不不,信位还谈不上。还没有入佛门哪!信位是什么?那是资粮道,才开始谈信位。还没有呐,就是入了佛门而已。到了生起中士道的、也就是第五个所缘的时候,才真正地入了出世间法的门。到了任运生起菩提心、也就是第六个所缘修行圆满成就了、第七个修行圆满成就的时候,才真正地变成了你刚才所说的《华严》里面所说的信位,或者信解地,其他地方叫信解地,也就是资粮道,刚开始到了资粮道,是这样的。那六波罗蜜的修行,实际上就是,在资粮道当中到了《菩提道次第》里边的止观双运的时候,才入了加行道。为什么?生起止观双运,以空性为所缘而修行,生起这样的止观双运的三摩地的那一刹那,就是你入了加行道的暖位的开始。

所以你看看,实际上,它这个就叫做什么呢?从未入道,第一个要拜师,不拜师你怎么学?那怎么办呢?你要知道,拜师的功德为何?不如理拜师和不拜师的过患如何、你也要了解,然后意乐依止善知识如何行,加行依止善知识如何行,你得明白。意乐依止里边有深信和感恩两个部分,如何修行,你必须要有非常好的相续中的觉受。这些都是要修行的。对依止善知识部分的四个内容:依止的功德、不依止的过患、意乐依止、加行依止生起非常好的觉受之后,依止善知识的这个部分你就过关了,那你就进入了第二个所缘,暇满义大难得的所缘。这个里边就是认知八暇、十满。所谓的八暇、十满,什么是八暇?什么是十满?从哪儿来的?其实,十圆满来源于无著菩萨的《瑜伽师地论》;而远离八无暇的八暇,来自于龙树菩萨的《亲友书》。对这个八暇十满,说起来你得明白,它是从哪儿来的?他们是依据哪部经来作解释的。这不是自已胡编乱造的事情,你必须要有经的依据,有阿阇黎的解释,然后到自己的实修体验为止,要认知清楚。这叫十八个暇满人身。

第二,要知道何为难得?从因的门中难得,从体性门中难得,从比喻的门中难得,从数量的门中难得、等等,有一系列的修行方法。

第三个,义大。虽然难得,意义不大的话,那你干嘛去努力啊?那得义大。对现前而言如何义大,从究竟而言如何义大之理,要有非常好的串习和任运的觉受。这样第二个所缘就过关了。但还没有入佛门呐。

进入第三个所缘的时候,与下士共同道的部分有四个内容:第一个就是死无常的部分;第二个是三恶趣苦的部分;第三个就是皈依;第四个就是因果。这四个部分、实际上把它分成为两个部分,一个部分是什么?以生命无常和三恶趣苦,来使自己产生希求来世得到人天福乐这样的一种希求安乐的希求心,从而放下此生的名闻利养的这种心。这时虽然还没有入佛门,但这是一个很大的进步。为什么?以前我们只想着活着的时候怎么办,从来不去想死了以后怎么办。从这一刹那开始起,已经迈入了第一步,不太去重视活着的时候怎么办,而更多地去思考、因为死了之后的时间比活的时间长得多的多、那个时候怎么办,把人的眼光往上拉了很长的一段。这就是第一个阶段,放下此生的贪念,而希求来世的安乐。

如何得到的方法有两个:一个是皈依,一个是因果。其中的皈依,入圣教之门就是皈依。而这个皈依一旦生起了任运的觉受之后,你才算是名副其实地入了佛门。此前你可能有很多的、包括在师父面前受皈依戒等,这样那样会有很多,但这都是形式,不一定名副其实。只从这一天开始,才是名副其实。皈依分成几个部分:为何皈依之因,往何皈依之所,如何皈依之理,皈依后当如何行,四个部分。而这四个部分是宗喀巴大师新开创的吗?不是的,是在《瑜伽师地论·摄抉择分》当中,非常明确地把这个罗列的,而且这个里边的每个内容都讲得非常细致入微的。再往远一点说,《宝积经》里面就有皈依部分的细节的内容。这是从经的角度;从论的角度就是《瑜伽师地论》。而宗喀巴大师只不过把《宝积经》和《瑜伽师地论》的皈依的部分内容,详细地阐释了而已。所以说皈依就是,一旦你通过这个皈依的修行,相续中生起了皈依心,你就入了佛门。然后,修一切安乐之因,因果取舍之理,善恶因果之理。这部分就是第三个所缘的内容,也就是与下士道共同法的部分。

但是我们能满意吗?不行,因我们是求大乘者,这只不过是基础而已。那我们要生起出离心。为什么 要生起出离心?没有想彻底脱离轮回苦的话,你不会求解脱的;自己都不求解脱,怎么会想把众生安置于解脱果位呢?不会的,他会认为这世间蛮好的,来世得个人天安乐,就不错了,这是人心使然嘛。既然如此,要想让众生度化的话,你首先必须要知道度化的意义何在,如果没有得度之前的苦何在。认清了在轮回当中的苦的本质,你才能够真正地生起这个。在这个时候,就该讲四圣谛的问题了,四圣谛的修行从这里开始。

那是什么?首先要了知苦,所以,佛第一次在瓦拉那西,按照佛是公元前550年出生的话,大概是在公元前515年吧,那一年的农历6月3日,佛祖第一次在瓦拉那西的鹿野苑讲四圣谛法的时候,他就说到了核心的四个内容:苦圣谛当知当解,集圣谛当知当断,苦灭圣谛当知当证,苦灭道圣谛当知当修。这个里边说的第一句话,就开始该修了,那就是苦圣谛当知当解。如何解耶?轮回有总苦和别苦。轮回的总苦里边有很多,比如按照无著菩萨所著的《大乘阿毗达磨集论》的角度来说的话有八个,生苦、老苦、病苦、死苦、爱离别、怨憎恚、求而不得、近取蕴无常变化苦之类的。如果把它罗列成为另一种方式,按照班禅大师来说,敌友不确定苦、欲望无知足苦、数数舍身苦、数数受生苦、数数上下苦、还有无助伴苦等等六苦之类的;还有行苦、坏苦、苦苦等三苦。拿这些内容来修行。然后别苦的话,地狱苦、畜生苦、饿鬼苦、人、阿修罗、天界苦,包括天界里边的不是欲界天的,包括色界和无色界的行苦等等,通过这样的一种修行,让自己 产生极其非常强烈的恐惧心。因为有了恐惧心,你才会想尽办法,脱离此苦。这个时候,你就寻找苦的根,那就是集圣谛。

因为苦的根无非就是两个,一个业及烦恼尔,业集和烦恼集两个部分。认知什么是烦恼,什么是业,由业如何引发苦的规律,把它完整地了解。然后,要了知灭的功德。何为灭,灭的功德何在?然后,就是讲得到这样的灭果的方法的,或者三学、比如说戒学、定学、慧学,或者八圣道之类的,对吧。宗喀巴大师还是依照阿底峡尊者的、强调这个三学,其中尤其是戒学的部分、在这里着重地强调。通过这种方式能达到什么?彻底想出离轮回,而决不想在轮回当中呆着,对轮回无有丝毫的贪着,把它看成是监狱火坑。为什么修大乘者也要这样呢?连自己都不想脱离,你怎么想让众生脱离这个苦啊,这不是说假话吗?自己深有体会,对这个事情深感恐惧的时候,你才能够把最心痛的那些众生,从这个苦海当中解救、是不是?这就开始入了出世间道。为什么?所谓的出世间道,就是放弃对此轮回的安乐的贪求,而希求脱离轮回的解脱的安乐,这就开始入了出离轮回的行列了。那么,这就够了吗?不行的,一切众生皆是我母,而每次做我母者有恩德巨大,所以我们要度化一切众生。

为此就要修。其实有两种办法,一个叫七支因果的菩提心修法,还一个是自他相换。在藏地通行的就是这两种,这两种都是阿底峡尊者传到藏地来的。其实生起菩提心的办法倒是很多,但是这两个是非常地合理,而且到目前看起来是最殊胜的生起菩提心的办法。《瑜伽师地论》里面对生起菩提心的办法说了很多的,但这两个是非常好的。比如说知母、观母恩、报母恩、大慈、大悲、增上心、然后菩提心,这样的一种七支因果法。还有寂天菩萨在《入菩萨行论》中所说的自他相换菩提心的部分。这两个就是修行菩提心。通过这种修行,什么时候你生起了菩提心,那你就开始变成了真正的、你刚才所说的信解位,也就是入了大乘的第一个道、就是资粮道。资粮道之后就开始修布施、持戒、忍辱等六波罗蜜还有四摄的修行,尤其是修最后的奢摩他和毗钵舍那。所谓的奢摩他和毗钵舍那,实际上就是禅定。

其实现在修禅的有很多,但是我前年在社科院专门讲过一个《瑜伽师地论》的禅。我觉得我们一定要知道一个问题,就是修禅的办法在佛教里面、不管是汉传还是藏传,大致上就是有两种,一种是出自《俱舍论》的以不净观或者数息观等的方式去修禅的一种办法,这是在印度也非常通行的一种修禅方法。还有一种就是《瑜伽师地论》的声闻地里边所说的修禅的办法,加上弥勒菩萨的《辨中边论》里边所说的断除五过的八行,加上《瑜伽师地论》声闻地里面所说的九住心、六力所依和四种作意,这样组合的修法,是非常科学、非常合理的一种修行的方法。就这两种而已,不管是大乘还是小乘,修禅的时候,他就是采用的这样的两种办法。哪一种大概都可以,但是我认为更适用《瑜伽师地论》里面的那个。而且宗喀巴大师也采用了《瑜伽师地论》的这种修法,因为这是非常合理的一种修行的方法。通过这种修行,达到九住心的初修业者作意,然后就修毗钵舍那。毗钵舍那的名字就叫做断烦恼作意,这个有世间和出世间两种,我们指的是出世间的毗钵舍那,就是以空性为所缘而修行的、以七作意的修行达到止观双运的这样的一种初禅或者证悟。那时就进入加行道了,大概是这样的。

到了加行道之后,你有两个选择,一个是纯显宗的选择,一个是可以再趣入密法的选择。如果是纯显宗的话,其加行道又分成为四个部分了:暖、顶、忍、世第一法的修行。然后是见道的十六刹那的修行。见道把它分成为无间见道和解脱见道两个部分。然后是修道。修道把它分成为九个,从下下到上上道为止的、分别从断除上上烦恼到下下烦恼的九个过程,这就是修道九地的修行内容。这样地修行就是纯显宗的修行模式。这是从《般若》《现观》里面体现出来的。另外一个问题就是,从这里开始就受密法的无上瑜伽部密法的灌顶,然后修行生起次第,然后就修五个圆满次第,这是即生成佛的这样的办法。理论上两个都是一个原理,但是它的速度比纯显宗的修行要快得多的多,所以说,密法说白了、它就是一个加速法。但是,你要是没有达到加行暖位之前,直接修无上瑜伽密法,能不能成佛这是很难说的问题了。但是你不但变成为真正的菩萨,而且你还得到了加行位的时候,你再修无上瑜伽密法,那你修行的速度绝对是飞快的,大概是这样。这大概是显宗和密宗的修行过程。

 

腾讯佛学:第三个问题,其实您关于般若的问题已经谈了很多了,那么您觉得还有没有补充?从藏汉两个角度来谈一谈般若的义理也好、学修也好。

夏坝仁波切:其实般若的部分应该分成为经和论两个部分。从经的角度来说的话,藏汉两个的经典都是非常全的。打个比方说,般若里边最广的经叫《般若十万颂》。其实玄奘大师的《大般若经》里边的第一卷至第四百卷之间的“第一会般若”,实际上就是和《般若十万颂》是一样的,里面文字的某些细节问题上,我发现有一些可能不完全一致的地方,可能是缺了或者什么,都有可能,因为那个时候全都是要靠手写嘛,但是实际上是完全一样的。第二个部分就是《二万五千颂》的部分。《二万五千颂》的部分,汉藏经可互相补充的地方非常多。为什么呢?汉文的般若《二万五千颂》的译本大概有四种:第一种是什么呢?是在银川的一个出家人,大概在公元二百六十多年的时候,也就是说,龙树菩萨当时可能是圆寂九十几年了,在那个时候从我们内地去往现在的于阗,在那个地方他抄写了九十五部般若的经卷。他可能是龙树菩萨在世的时候去的于阗,但是最后他自己用于阗文字抄录了九十五部之后,他的弟子于公元261年的时候送到洛阳来了。这就是我们中国广大的土地上,第一次《般若经》到了我们这个地方,应该是非常神圣的事情。那个时候没有人能够翻译的,到了公元291年的时候,把它翻译成了汉文。这个的名字叫《放光般若》。第二个是公元280年左右的时候翻译的,但这个不全,因为它这个只有十卷,不是很全的。这就是第二个,但是不全。第三个我猜的话,大概是公元403到404年,为什么呢?因为鸠摩罗什翻译《大智度论》大概是在公元401年左右开始的,他刚开始翻译的时候好像没有翻译《般若经》,后来他发现有点出入,所以就开始翻译了,应该是在两年之后吧,大概是公元403、404年的时候翻译了所谓的《摩诃般若》,这就是第三个了。第四个是玄奘翻译的第二会般若,这就是《二万五千颂》了。

藏文有两个版本, 一个就是《甘珠尔》里面的叫《多品般若》,跟玄奘翻译的内容非常相似;还有一个叫《八品二万颂》。《八品二万颂》把整个二万颂分为八品,里面加了一点小的注解,是狮子贤作的。他作的方法,跟我们那个《无量寿经》的会集本有点相似。为什么呢?它这个后面他明确地说了:“不同版本里边有很多不一样的地方,我就把它都会集在这里了。”他很明确地在偈颂里边阐述了这个。所以它和《多品般若》也有很多不一样的地方。为什么会出现这种不一样的地方呢?我猜是这样的,古代的时候都是靠手抄,缺一行是很正常的事情。打个比方说,《瑜伽师地论》里面有一行在藏文里面没有,汉文里面有。但是按理来说应该在这个地方。为什么呢?因为它的出处《妙法莲华经》里面就有这个部分。但是他解释的时候这个部分就缺了,那说明藏文当时抄写的时候可能是缺了。这种出现是很正常的。还有一种出现是正常的脚注变成为正文,那是非常正常的事情。现在有很多大德说,为什么《大智度论》不是龙树菩萨著的呢?为什么?那个里面出现很多什么什么的。其实不然。为什么呢?脚注变成为正文那是很正常的,第一次是脚注,第二次就把它列为正文了,直接写下去了,是很正常的情况。所以我估计般若的这种几句几句地不一样的,把脚注变成为正文的这种现象肯定是非常多的,从《摩诃般若》和《第二会般若》之间你一看,也能看得出来这其间的一些变化和过程。从文献学的角度来说这是很正常的一个现象。这个是《般若第二会》。以此类推,藏文里边还有《一万八千颂》、《一万颂》、《八千颂》等等,关于般若的经论大概有二十一部是单列的。剩下还有一些小的部分,若也算是般若里边的话,可能有很多的。汉文里边这些都基本是全的,尤其是玄奘大和尚翻译的《大般若》里边实际上有十六会,这就是完整的般若。

那么这些般若就是非常不可思议的经。为什么呢?你从现观的角度一看这个般若的时候,那般若里边做的比喻不是随口说的,而是有针对的。这个里面暗显出什么呢?一切智、道智和种相智,三智、八现观、七十要义、一百七十三种行相,从头到尾显现得非常非常完整。而且比如从一切种相智的角度来说,它的这十个部分,对每一段经文、论典一解释出来的时候,对这个经文你就会想到,若不是佛、谁能作得出来这样非常完整的经呢?这是经的部分,藏文和汉文基本上是一样的。但是论的部分就有不一样了,尤其是解释般若隐义的部分的时候,汉文就非常缺少了。而显义的部分里边藏文比较缺少的是什么呢?就是《大智度论》,这是藏文没有的,太可惜了。这是非常重要的一部论典,此生当中我最大的愿望就是,一定要把它翻译成藏文,这我就心满意足了。这是第一个。还有一个就是龙树菩萨的《华严经》的十地经部分的论,这也是非常重要的。藏文没有。藏文有世亲著的这个《十住论》,但是龙树著的这个没有。这些都是跟般若有关的般若行的部分。

般若行的部分里边,藏文里边有、汉文没有的,现在他正在翻译一个圣解脱军的《二万五千颂光明释》,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为什么呢?第一次把《现观庄严论》的思想、般若隐义般若行的部分加以解释的第一部论,应该是这个《光明释》。当然这个里边我有个小的观点,我有时候有点怀疑,尊者解脱军所著的《二万五千释》,是不是和圣解脱军的是一个人所著?还是一个是凡夫的时候、小时候著的,一个是年长之后著的?这还有待考察。为什么?我在讲般若的过程中发现,从文献表现的角度来说,有很多很可能是圣者解脱军没有成圣者果位之前的他写的。这是有可能的。总而言之,这是非常重要的《现观庄严论》的注疏。

第二个汉文没有的但非常重要的,就是《八品二万颂》,这很重要。因为《八品二万颂》里面的注解非常重要。还有《八品二万颂》里面包括藏文的《多品二万颂》和玄奘的《二万颂》等等里边所没有的。可能印度很多其他版本里边有的,它这个里面納入进来了,这样一来,说明这个里面有很多与我们手里边有的那个东西还是不一样的,还有更多的一些很丰富的内容。这是第二个。

第三个汉文没有、藏文有的就是《八千颂光明释》,现在巴丹正在翻译。这个也是梵文、藏文的都有,汉文的没有。是狮子贤菩萨在公元800年左右的时候所写的,这也是非常重要的论典。还有对它们的解释,包括辛底巴大师(宝源寂大师)等等的一些,我们称之为般若的二十一注。《明义释》已经翻译完了,其他的汉文绝大多数都没有,眼下没有。正好他把《二万颂》的第一品昨天翻译完了,已经送到我这,我已经看到了,这是非常欢喜的事情。这些是汉文所缺而藏文有的印度般若注疏的部分。

除此之外,宗喀巴大师和贾操杰、克珠杰等等西藏的般若大师所著的、有很多论典也非常重要。比如说《金鬘论》,我们现在已经基本翻译完了,正在校对。这个是以前在汉地从来没有过的。还有一个《心要庄严疏》,是宗喀巴大师讲的,贾操杰把它写成文字的。这也是非常珍贵,已经翻译成汉文的、很不错了,非常好的。克珠杰的《般若难择释》《显明难解疏》也非常珍贵,最近翻译了两品了吧,剩下的还有六品,我们的大译师们正在翻译。除此之外,还有色拉寺的至尊巴大师克珠丹巴达杰的《般若总义》和《辨析论》两个。哲蚌寺的班禅索南扎巴大师以及果芒的嘉木样大师的,还有甘丹寺的克主晋巴达杰等等,他们的一些作品都正在不断地翻译成汉文。这些是汉文所缺的。

因为藏地用多么长的时间研究般若、中观这些!实际上这是非常完整的一个东西。而且,藏地这些大德,光是学般若,每个出家人必须要学八年。可是我们这不止了,我们这八年只学完了第一品。为什么我们这么慢呢?有很多原因,其中原因之一,可能是因为我们在这儿每年讲的时间也比较短,这个是有关系的;第二个原因是,我们引用的经论比藏地讲的可能多七八倍,因为我们讲的时候,把汉文的般若的经和论、藏文的般若的经和论,包括《瑜伽师地论》,包括《大乘庄严经论》,包括《辨中边论》,包括所有相关的内容,全面纳入到般若里边讲,包括《十万颂》、《二万五千颂》、《八千颂》,全部拿到这个里面讲,这样时间就变成了有点没完没了。但是我相信,我们的质量比较好,一旦讲完了之后,肯定会是前所未有的。为什么呢?因为我们这个里边,连汉地固有的所有的经和论、和藏地有的经和论,全部完整地去介绍;而且制度也比较严格,我们每天都要写作业,用偈颂的方式来写作业,不交作业就让他回家,这是我们比较严格的地方。大致上是这样做的。因此我相信,不久的将来,我们内地一定会有用汉语学般若而成才的一批。

其实我给你说实话,我是2002年来到了这里,2006年去大庆,2007年开始讲般若。我非常感激汉地的信众,也非常感激党和政府。为什么呢?没有汉地信众的非常急切地邀请,我不可能来到这里;没有党和政府对我充分的信任,也不会让我来到这里。若没有来到这里,我就算是愿意,也没有机会、用汉语来讲般若的同时、学习汉文当中的般若的经论。我觉得这对我来说,是一个极大的恩赐,没有比这个更珍贵的礼物。那么我要报答!怎么报答呢?我想我在活着的时候,能培养出像他们这样的出家人,让他们学般若、中观、俱舍、因明、律藏,培养出十个来,当然是最优秀的能培养出十个来,我就心满意足,我就会笑着而死!真的!为什么?因为这十个好比是种子,我死了若干年之后,它会变成为一百个,再若干年之后变成为一千个。有十二亿人口,而且这个民族又是两千年以来、一直以大乘佛教为核心文化价值的,包括儒、释、道,其中释就是佛教,以大乘佛教为核心文化价值之一的一个民族,里边有真正地通达大乘佛教的三藏者,有那么一批,乃是国家之幸、民族之幸、也是众生之幸,你们说是不是?真的。所以我特别地希望,我活着的时候能看得见,出现让我满意的十个、最少十个,大概是这样。真的,这是我最最想要达到的,其他的我没什么太大的目的,这就是我的可以说是、用尽我全部力量的唯一的所求。

腾讯佛学:非常赞叹! 

夏坝仁波切:谢谢!

腾讯佛学:那么请仁波切谈一下、您在汉地的整个的弘法、或者培养僧宝的一个计划。其实您已经谈了一些了。

夏坝仁波切:计划是没有了,想法还是有的。因为我这个人,是生活没有规律,做事没有计划,想到哪做到哪的,所以说你要让我谈出一个详细的计划很难。不过,我可以给你说说我的想法。因为我现在在沈阳这里也传播佛法,在大庆那边也在传播,但是我的大致的安排是什么呢?沈阳这边主要讲的是关于修心方面的,包括《菩提道次第》、《修心七义》、《入菩萨行论》,最近我们正在讲的是《菩萨戒品释》。就是对《瑜伽师地论》的《菩萨戒品》,有个宗喀巴大师的解释,我把根本颂和解释混合起来,这样讲的。主要是修心方面的、实修方面的比较多一些。我以后还准备往这方面下功夫。

我特别希望将来有朝一日,逐步逐步地把《菩提道次第广论》、《菩提道次第略论》,《安乐道》我已经讲过了,《速道》我已经讲过了,《文殊口授》简单地讲过一回,但是以后我希望能够讲得比较展开一点儿,还有《淬炼精金》讲过了,但是以后还会展开一些,就是以《菩提道次第》的八大引导为主的,在这里以道次第的修行为主,主要是偏重于实修的方面。为什么我在这里安排这样地呢?因为这个地方是大城市,这个大城市的中心,人们都是忙忙碌碌的,你给他讲一些十天八天的实修的部分就够了,你不能够指望每个人都变成佛学的理论家,这是有点不切实际。但是在大庆正洁寺里面,我准备讲《般若》、《现观》、《中观》这些比较大部的论典。为什么?那个地方比较僻静,比较适合培养僧才,也比较适合学习五部大论,所以我就想让它变成为深度学习的地方。大概是这样的。这是我们今后的大致上的一些计划或者想法吧,

是这样。剩下来的,我们就不能做太多的计划,就是一步一步地向前走,走到哪算哪。我们想得大一点儿,但是能做到多少就算多少。如果你一旦把时间格定了之后,就会变成为不是很心满意足的事情,因为有时候为了赶时间、就会作出很多让步。这样不好,还是一步一步向前走吧,这样会好一些。

腾讯佛学:在您的印象当中,您的藏族的弟子跟汉族的弟子之间、有什么差异?

夏坝仁波切:有差异。

第一个差异是什么呢?藏地就是全民信仰佛教,这样一来,宣讲佛法的时候说服你的工作基本上不需要做的,因为他是很虔诚的,用不着说服他如何如何。在汉地,虽然自古以来、文化的核心之一是佛教,但是近些年来,佛教方面遭受的灾难很多,这因缘很多,所以,很多方面需要从零开始教起,还需要花大量的时间来说服他们,为何、如何修行的这些最基础的东西。这是一个不一样的地方。

第二个不一样的地方是,汉地一旦传播开来后,比藏地容易一些。为什么呢?汉地的老百姓平均的文化水平比较高,都有写作能力,或者记录的能力,我觉得这个是藏地很少的地方才会有,不是所有地方都有的事情。所以我觉得,从这个角度来说的话,一旦讲开了之后,一旦讲完了之后,其结果汉地会比藏地好。

还有一个事情,藏地没有面子上的约束,所以辩论起来比较容易敞开,他是一张白纸,所以说很容易。汉地可能是受儒家的这种礼节的约束,人们不大愿意红着脸皮跟别人辩的。这可能是藏地和汉地不大一样的地方。藏地的辩论是非常自然的事情,不会有太多的约束;但汉地往往即使看到对方说的不对,也是一笑了之比较好,他不大愿意去跟你辩,懒得跟你辩。这又导致了思辩能力不是非常活跃的这种状况,还是有的。总而言之,有长有短,差不多,总体来看还是差不多的。

腾讯佛学:好的,谢谢仁波切!非常难得的一个机会,我们的佛学频道每天有很多人在看,借这个机会,希望您对学佛的广大的网友、给一些建议或者说开示。

夏坝仁波切:我也没有什么开示了。我说一句非常挚诚的话。我们现在,不管是汉地还是藏地,佛教都应该算是受了很多的因缘,刚刚正在恢复期间。我们现在应该说是青黄不接的时候,都很困难,尤其是懂得三藏经论的藏地和汉地的僧众和信众都比较少。

此时此刻,我们最需要做的是什么呢?第一个事情,就是一定要建立一个非常非常虔诚的信仰。为什么呢?因为龙树菩萨在《宝鬘论》当中说:有坚定的信仰和明辨真实的智慧两个,是成办一切事业的前提和基础。我们要是没有非常虔诚的信仰是不行的,这是其一。

其二,要有非常好的、对佛教的经论的闻思修,尤其是要学习,这是非常重要的。因为简单式地念“嗡嘛呢叭咪吽”或者“阿弥陀佛”,对于那些文化比较低、对于那些时间比较有限、对于那些工作非常繁忙的人来说,或许可能是为解决燃眉之急的一个办法,但是对专业的信仰佛教和学习佛教的人来说的话,这不是好办法。如果这个一定是好办法的话,佛讲八万四千法蕴就没有任何意义了。佛讲的经律论三藏那么大的部头,那些大译师从印度翻译成汉文、已经变成没有意义了。这是不可能的,他们比我们懂得多的多。他们之所以用生命作代价来翻译那么多的经论,我觉得这是非常值得赞扬、值得恭敬的对象。为什么?为我们中华佛教的弘扬,他们做出了毕生的牺牲,我觉得非常了不起。

打个比方说,我对两位大德,当然是以他们为代表的许多大德,是非常非常地仰慕和非常非常地恭敬。第一个是在唐朝时期的玄奘大和尚。他为什么只活了六十几岁?我听说他死的时候、吐血而死,为什么?如果玄奘大和尚变现无量无边的神通而死,我不会对他有如此的赞扬和恭敬,因为他吐血而死,我觉得我最最恭敬他和最最虔诚地崇拜他。为什么?他居然为了众生翻译了千卷经书,最后累死的。为自己累死的人很多,为众生累死、那不是一般的事情,真的,我非常非常地恭敬他。

还有宗喀巴大师。其实宗喀巴大师六十三岁就圆寂了。按照当时的寿命来说,不应该那么早地圆寂。为什么呢?他老人家长期地讲经说法,实际上也是累死的。所以说,有以他们两个为代表的那么多的高僧,为弘扬佛法做出如此之大的牺牲,置自己的生命于不顾,我们要是不用全部的心思去学习他们已经辛辛苦苦翻译过来的那些经论,那就太对不起他们了!太对不起这些为佛法的弘扬而做出生命牺牲的这些大德了。

我觉得,我们一定要通达大乘佛教的经、律、论三藏,然后闻而思、思而修,在相续中生起非常殊胜的觉受,这是非常非常重要的事情。所以我希望只要有条件的,有文化水平的、有时间条件的,希望学习《现观》、《般若》、《中观》、《俱舍》、还有《因明》。佛教的这些经藏都是非常非常了不起的,它不仅仅对我们信仰佛教者有非常大的益处,对我们中华民族几千年的传统文化当中的优良传统的弘扬光大来说,也有着非常非常大的意义,对我们的子孙后代也是一个巨大的无形的财产的继承。所以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非常重要的事情,因此我希望,只要时间允许,要多看。比如说,不具备看藏传佛教的经论的话,可以看玄奘翻译的《瑜伽师地论》;如果《瑜伽师地论》太多的话,你可以看《大乘庄严经论》,可以看《大乘阿毗达磨集论》、《入菩萨行论》等等已经翻译成汉文的许多许多非常重要的经典,我们都好好地去学习、好好地去看,这是第一个。

第二个,有很多西藏的出家人、高僧大德,来到内地传播佛法者,这本来是非常好的事情。不过,对这些人我也有一个希望:不要一味地只传播自己的东西而到内地来。你们应该心里面还有一个心思,是内地的汉文《大藏经》里面有的而藏文《大藏经》里面没有的部分,从汉文翻译成藏文,从汉地得到之后、再传播到本民族的语言当中,也应该有这样的想法。为什么呢?因为汉文《大藏经》里面实际上有很多经典是非常重要的,可恰恰藏文里面还是没有的。尽管汉文《大藏经》里面有的经的种类,大概有一千六百五十多部吧?藏文的大藏经《甘珠尔》、《丹珠尔》加起来大概有五千多部,数量的差别是有的。但是,公元七百年之前的旧的理论,汉文的有很多很多、还是藏文没有的。打个比方说,《四阿含》,藏文就没有,我们正在想办法翻译成藏文,但是起码眼下还是没有;比如说《阿毗达磨》七论,藏文没有,只有目犍连所著论的三段,这是有的,其他都没有;以前《大毗婆沙论》也没有,不过蒙法尊法师的恩德,现在藏文的已经有了,这是第一次在藏文里面出现的《大毗婆沙论》,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论典。

依此类推,有很多非常重要的典籍在汉文里边有。所以,我们在对自己有、而这个地方没的东西传播的同时,把我们那个地方没有而这个地方有的东西,学习回去,这样才变成为汉藏佛教互相地交流。

有人问我,藏传佛教和汉传佛教有什么区别?我当初回答了一个问题,我说有区别。有什么区别?穿什么衣服是有区别的,因为气候的原因、还有民族的原因;吃什么饭还是有区别的,因为生活习惯的原因、还有民族的原因、还有环境的原因;但是经没有区别,论没有区别,实修的内容没有区别。为什么没有区别?可以《大藏经》作证。佛经有那么多,最主要的就是几部:大乘佛教的“见”,就是般若经,第一会般若、二会般若、三会般若开始,所有的这些般若,藏文、汉文俱全了,两个内容都是一样的,没有区别;“行”,《华严经》、《宝积经》、还有《大集经》等等,藏文、汉文都有,没有什么区别。佛所说的,你看、没有区别吧?大德所著的也没有什么区别。为什么呢?无非就是龙树所著的作品和无著所著的作品。汉地有别的吗?没有!其实把它翻译成汉文之后,汉地的高僧大德对此再一次地做了一些注解而已。藏地有吗?也没有!就这两个系列的论典,藏地的一些高僧大德加以注解而已。仅此而已,没有什么区别!凡是大乘佛教的见和行,都是一样的。当然了,汉地唐朝的时候是有密法的,可是后来密法现在已经基本上没了。听说日本有东密,说是从汉地传过去的。汉地密法不是很多,这部分可能是藏地多一点儿。除此之外都是一样的,没有什么区别。所以学习经典的时候,不要分你的经或我的经,而应该是我有你没有的、你有我没有的,我们大家共享的心态,这是非常重要的。

就这些。愿大家法喜充满!让我们这个中华大地上,佛法的闻思修的一切事业能够遍满四海之内,普渡一切众生。愿一切幸福美满,国家繁荣昌盛,百姓安居乐业,一切众生皆得究竟安乐!阿弥陀佛! 

腾讯佛学:谢谢仁波切!非常感恩,非常殊胜!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