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坝仁波切

 
当前位置:学佛入门
皈依-入圣教之门
作者: 时间: 2012/12/15 Tag: 皈依

皈依——入圣教之门

                                        夏坝活佛讲授音频下载    在线音频播放和下载

  法王宗喀巴说:
  “暇满难得寿无暇,串习能除此生欲。”
 由此想从有暇身获取有价值的东西。在思惟恶趣苦产生深切的恐惧之后,如果想寻求能拯救恶趣痛苦的依怙与后世安乐的方法,当知能拯救后世恶趣苦的依怙,就是皈依三宝;而方法即是对一切安乐的根本—业果发起深忍信,而作如理取舍。
趣人圣教最胜之门修净皈依
  皈依分六小节: (庚一)依何因皈依;(庚二)皈依何境;(庚三)如何皈依;(庚四)皈依量为几何;(庚五)皈依利益;(庚六)皈依学处。
  庚一、依何因皈依
  皈依是否清净,取决于心中是否有清净的皈依之因。
如《答极白增上心问·善慧笑声》中说:
  “皈依体性之要义:自身生起大怖畏,
  知三宝具救护力,由此所生之皈依,
  是一切智汝所许。”
  皈依必须具备以下二因:自己对轮回与恶趣苦心生恐惧;信任三宝有能力保护我们远离那些怖畏、对三宝起深忍信。不具备上述条件,就不是清净皈依。
《淬炼精金》中说:
了知恶趣痛苦之怖畏和解救其怖畏之能力唯三宝所具之理后,对三宝至心皈依。
  如果对痛苦没有畏惧心,我们就生不起寻求皈依的心:如果对皈依境没有信心,我们就不会想去皈依,或是虽想皈依但心里并不相信、只当皈依是一句空话。
《入行论》中又说:
  「若具行善缘,然我未作善,恶趣苦蒙蔽,尔时我何为?
既未行诸善,复造集众恶,纵历百亿劫,不闻善趣名。」
  以现在的人身,我们至少要寻求後世不堕恶趣的依怙和方法,如果不努力的话,一旦堕入,则悔之晚矣,我们与大名鼎鼎的[三恶趣]之间的距离,实际上就在一口气断与未断之间。快的话今年年底,慢的话明年此时或若千年之後,有一天我们会像做梦醒来似的,或是生在地狱中,身体与火没有差别:或是生於饿鬼中,连一粒米、一滴水都找不到:或是生在畜生中,头上戴角、身上披毛。这些事并下是不可能发生的。
  当我们忆念这些恶趣的状况时,重要的是不要像听故事或看演戏那样,以为那是离我们很远的事。第一,我们应生起已投生恶趣的感觉:第二,要生起肯定会投生的感觉。这好比我们观看许多罪犯在监狱里受刑,接着自己突然被人从观众中抓出来、经受残酷的刑罚,就像刚才看到的那样。同样的,不要只想到「恶趣」就是某个有许多众生正在受苦的地方;在观看屠夫宰羊的时候,我们应该立即设想自己已来到恶趣中,正变成那头压在屠夫手下的羊,亲身面临开膛剖肚的局面,体验一下那种恐惧和痛苦,生起那种真切的感受。  
  佛薄伽梵说:「未来我的声闻弟子,将如口朝下的砂袋中的砂子一般堕入恶趣。」我们应将这句话看成是佛对我们的授记。我们就像是将被推下悬崖受刑的罪犯,暂时在悬崖边休息一样,然而我们对此情况却一无所知,反而比「所作已办」(29)的阿罗汉显得更轻松,这是我们行将堕入恶趣的前兆!因此,我们必须反省一下:[我是否能成为这砂袋里剩下的少许砂子之一?]  
  设想自己受生在这些恶趣中而生起真切感受的修法,能够引生我们的出离心。所以,就目前来讲,我们与其观修本尊,还不如观修恶趣苦来得好。
念恶趣苦圆满的标准:广论引用:律藏说·
?
庆喜(阿难)妹家二甥出家·教其读诵·彼读数日·懈怠不读·附与目犍连子·仍如前行。庆喜嘱曰·应令此二意发厌离。目犍连子引至画日所经处所·化为有情大那落迦·彼等闻其斫截等声·遂往观视·观见斫截所有众苦·又见彼处有二大镬·涌沸腾然。问云此中全无入者耶·报云阿难陀有二甥·既出家已·懈怠废时·死后当生此中·彼二慌恐·作如是念·设若知者·现或置入·次返目犍连子处·详白所见。目犍连子告云·二求寂·若此过患·若余过患·悉是由其懈怠所生·当发精进。彼二遂发精进·若未食前·忆念地狱·则不饮食·若于食后而忆念者·即便呕吐。
又引至余画经行处·于余一处·化为诸天·彼由闻其琵琶等声·遂往观视·见有天宫·天女充满而无天子·问其无有天子因缘·答云·阿难陀有二甥·既出家已·发勤精进·彼二死后·当生此中·彼二欢喜·还白目犍连子。教曰·二求寂·若此胜利·若余胜利·悉从勤发精进而生·应发业进。
次发精进受圣教时·见如前引·真实相应经中宣说·从诸善趣而生恶趣。问
云圣者·我等若从人天之中死后复生三恶趣耶。告云二贤首·乃至未能断诸烦恼·
尔时于其五趣生死·如轳辘理·应须轮转。彼二厌离·作是白云·今后不行诸烦恼
行·惟愿为说如是正法。目犍连子为说法已·证阿罗汉。
掌中解脱云:
 以前阿难的二个外甥被托付给目犍连管教,但他们不愿读诵,於是目犍连为他俩展示地狱,最後,两人想起地狱便自然地生起出离心,我们也应如此。随後大师又广略适中地重讲了一遍上述的内容,并简略开示了如何保持所缘的方法。)
  再者,对自身恶趣苦心生畏惧,对轮回心生畏惧,对他人在轮回中受苦心生不忍起悲悯心,这三者依次是下士、中士和上士的皈依因。所以,对昨日讲的恶趣苦生起恐惧,便是此处所说皈依因中的一项·
庚二、皈依何境
 皈依何境分两部分:(辛一)正说认明皈依境;(辛二)可皈依此之原因。
 辛一、正说认明皈依境
陈那菩萨(年代应为380至460年左右)云·「安住无边底·生死大海中·贪等极暴恶·大鲸嚼其身·今当归依谁。」
?
 如(藏Ma-khol二世纪左右的印度佛教诗人)《百五十赞》中说:“若彼一切过,毕竟皆永无,若是一切种,一切德依处。设有此心者,即应皈依此,赞此恭敬此,应住其教法。”
《文殊口授》中说:
  轮回如大海般深邃难测。贪欲等凶残的不善巨鲸,肆无忌惮地嚼啖着我等九有众生,我等应该皈依谁呢?如是设问,以回答的方式,如《百五十颂》中说:
 凡是有能力辨别谁是可皈依、谁是不可皈依的人,即应皈依内道佛教的大师、大师的教法,以及安住于该教法的人士,世上大多数人喜欢寻求世间王魔、天、龙、厉鬼等的庇护:外道则多以梵天、帝释等皈依处,然而这些鬼神本身也是轮回中人,所以不堪皈依。那么究竟谁是可皈依的对象呢?
《皈依七十颂》中说:“佛、法及僧伽,是求解脱依。”
只有佛、法、僧三宝才是我们可皈依的对象。
辛二、可皈依此之原因《淬炼精金》中说:
  三宝是有能力解救恶趣之怖畏的,
  因为佛自己已经解脱一切怖畏,
  善巧于解脱他人一切怖畏之方便,
  大悲普渡无有亲疏,
  无论有恩无恩皆作饶益,
  故值得皈依,此亦能显示法宝及僧宝(之功德)。而外道之导师、法和徒众等,无有任何此等功德故,不堪皈依。三宝具有如是等功德故,堪做皈依。
  《速道》中说:皈依的对象,
     1首先应当自己解脱了一切的怖畏,
     2而且精通从怖畏中解救他人的方便,
     3又对一切有情心怀大悲没有亲疏远近的分别,
     4无论是否曾饶益过自己都能对他们普作利益。
     而具足这一切功德的,只有圆满的佛陀。无论大自在天还是遍入天等大力天神,都不具有这样的功德,更遑论鬼中的地神以及龙类!因此,在三宝和外道的导师中,皈依的唯应是三宝。
  三宝之所以可皈依,主要是因为佛宝的功德,其中有四项原因:
 (一)佛本人已经解脱一切怖畏
  如果引导我们的皈依境本身尚未解脱一切怖畏的话,怎能解脱其他人的怖畏呢?这就像一伙人一同被水冲走或一起陷进泥淖,自顾尚且无暇,如何互助。
  然而,大师佛陀已解脱一切怖畏。以前提婆达多想谋害佛陀,他抛投大石,却伤不了佛陀;未生怨王曾在王宫放出一头愤怒疯狂的大象“护财”出来伤害佛陀,其他阿罗汉因为害怕而飞到空中,只有佛陀毫无畏惧并将“护财”调伏。(帕绷喀大师又详细讲述了长者[吉祥隐]一次害佛未果的故事:一次暗设火坑,一次食中下毒,但均未能得逞。(12)大师又指出,那时[吉祥隐”及其妻认定佛陀也是个会害怕火坑和毒药的凡人。这些情节也适用于修“依止善知识法”中“自所见相无法定]一节。)这些是佛陀断除二障及其习气之力,解脱自身一切怖畏的具体表现。
  (二)佛善巧解脱他人一切怖畏之法
  即使能够解脱自身的一切怖畏,但未能善巧方便,不知如何解救他人,也救不了别人,就像双手残废的母亲救不了落水的孩子一样。然而,佛薄伽梵却极善巧调伏各类化机之方便。嗔恚如“指曼”一样的大罪人,(13)我慢如干达婆王“极喜”、“护光”之辈,(14)大力非人如药叉“能夺”与“住野”之类,(15)愚痴如盘陀迦般的钝根,(16)或如年迈长者[吉祥生]等善根非常少的人,(17)以及像佛弟子难陀那样贪欲极重的人,(18)佛陀均能度化。
  (三)佛大悲普度无有亲疏
  如果某人的悲心有偏颇,就只会利益亲友而不利益仇敌。佛陀则不然,他对所有众生都一视同仁。佛陀对害他的仇人提婆达多和自己的儿子罗怙罗不存亲疏之心,也没有利此而不利彼的区别。提婆达多为了与佛陀争胜,吃下一些药用油无法消化而得病。大师以谛实语祝愿,说他对提婆达多与罗怙罗平等慈爱,因此治好了他的病。(帕绷喀大师指出,释迦牟尼佛是最近出世的佛,以此为代表,可推知其他佛的功德。)
  (四)无论有恩无恩佛皆饶益
  若非有恩无恩悉皆饶益,就会和我们一样,在稍微有点财势的时候,往往不屑与那些比自己贫弱的人交谈,更不用说出手援助。只帮助对自己有恩的人、无恩的就不顾,是无法保护弱小者的。佛陀却不是如此,他对所有众生都作饶益,无论是对他有恩还是无恩。

  以前有位比丘病苦无依,佛陀亲自照顾,为他清洗沾在身上的粪尿。佛陀还收留了一个婆罗门青年,此人长有十八种丑相,连乞丐群中都进不去。(20)(帕绷喀仁波切又详述了佛陀保护和摄受其他不幸有情的故事:“明胜”王的女儿“金刚女”有着形似猪脸的丑恶面容,这类丑陋的众生,佛陀依然饶益;(21)长者“通晓”的儿子“善来]福报极劣,在他出生之后,家中财产逐渐耗尽,最后沦为乞丐,凡是与他同行乞讨的人都得不到食物,名字也被改称作“恶来”。不论任何地方他都找不到友伴,甚至于进不了乞丐群中,连接近都不被许可,厄运连连,也是由于佛陀的庇护、摄受,而得到拯救。)(22)
    所以,佛陀的大悲不仅对众生没有亲疏之分,而且普作饶益,不论对方对佛是有恩还是无恩。事实上,佛陀对弱小的众生还特别悲悯。(帕绷喀大师总结说,如果我们所皈依的对象缺乏大悲心,想要得到保护也是枉然;由于佛陀具有大悲心,纵使不向之求助,佛陀也必然会救护。)
(庚三)如何皈依,
分四:壬一、由知功德之门皈依;壬二、由知差别之门皈依;壬三、由誓受之门皈依;壬四、由不言有余之门皈依。
  壬一、由知功德之门皈依:其次,应当随念所皈依的对象三宝的功德:
  如果我们对这三者认识不清,也不可能会有清净的皈依。在没有深自省察的情形下,外表上似乎是一位大乘持明行者,但一遇到生病等灾难,或是要做重要的决定时,便跑去求助于世间护法和王魔、厉鬼、当方土地神祗等,带着一肘长烟施用的柏枝,有庙就进、见像就拜。这是内心不信三宝,而把鬼神看得比三宝重要的外在反映。即使寺院的名册上有他的名宇,事实上这种人连内道佛教徒也谈不上,更遑论是大乘的持明行者。
   龙、王魔、厉鬼等没有悲、智、力三者的功德,他们连自己什么时候死都不知道,而且大部份属于畜生道和饿鬼道,比我们的层次还低。我们无论如何也还是人,所以还有比皈依他们更卑劣的事吗?
  对于轮回和恶趣苦,世间鬼神不仅无力相救,就算是在处理暂时的小事上,也是利小害大。 (帕绷喀大师举例说,以前有个身患肿瘤的人,来到夏鲁(2)山神住的地方,正巧碰上山神要对其他非人交肉税,山神便将那人的肉瘤取来充数,于是豁然痊愈。另外一个患肿瘤的人听到此一消息后,也来求助,但结果是旧瘤未消又添新瘤。像这样,世间鬼神有时对我们有帮助、有时反而有损害,所以不是永远可以信赖的对象。)
  外道们以梵天、帝释、大自在天、威猛天、六面天等为皈依的对象,他们虽然要比上述那些鬼神好一些,但本身并没有解脱轮回和恶趣,所以也无法救护他人。内道佛教的大师则与他们不同,

《赞应赞》中说:[宣告我是汝,无怙者助伴,由大悲抱持,一切诸众生。
大师具大悲,有愍愿哀愍,勤此无懈怠,有谁与尊等?汝是诸有情,依怙总胜亲。”
三宝远离刚才所说的一切过失,具足一切种功德,是没有欺诳的。我们获得决定解后皈依时,皈依法的所缘类虽有多种,但此处远离穿凿附会的臆造,本宗修法者,应如“相庄严尊身,殊妙眼甘露,如无云秋空,以星聚庄严”所说而思惟。大师佛陀具备圆满的智、悲、力功德,我将在下面讲解三宝各别功德时加以详细叙述。王魔、厉鬼等鬼神不仅丝毫没有这些功德,而且就算把天、龙等世人所相信的皈依处所有功德加起来,也还不及一位内道证预流果声闻所具有的功德。所以,佛陀是二利已臻圆满的究竟皈依处,是断尽一切过、圆满一切德的导师。简单地说:二种法身就是胜义佛宝,二种色身即是世俗佛宝。
我们应该在了解三宝各自的功德后作皈依,所以分三点来讲:佛功德、法功德和僧功德。
(一)佛功德:佛功德又可细分成身、语、意、事业四种功德:
1、身功德
(一)佛身具足三十二相、八十种随形好,极为端严。
佛语具足六十四支韵音,
 修习佛身之理,也不是像在密咒时,在修行者的面前生起三昧耶尊,着意地观想清楚,而是,比如我们到了大市场,其中上演着高低不同阶层的人都喜闻乐见的节目,如鼓舞等不同的场景、服饰、仆眷等,场面壮观、引人入胜,后来我们即便到了别的地方,当回忆起来的时候,节目中人物的音容笑貌、衣着姿态等,犹如亲临其境一般,又栩栩如生、鲜明地浮现出来,而不是特意在面前观想修而显现的。同样,此处,我们也是反复地观看或是绘画或是塑造的佛像。后来观想忆及时,“如来之身,色如纯金,三衣庄严,相好严饰,观无厌足!”则以先前眼识之境为缘,而清楚地显现出来。彼时,还需生起清明的信心,“观无不顺、见即有利的功德,非菩萨以下的有情所有,而是佛身的殊胜功德。”感到“若亲值佛陀……”的热切之心;“如是随念佛陀,福德何其大焉”的欢喜心等,乃至未强烈生起之间而修。
  佛身以三十二相、八十种好为庄严,即如《现观庄严论》中所说的“手足轮相具、足底如龟腹”等三十二相以及“佛爪赤铜色”等八十种好。“相”表拥有者为大丈夫;“好”为具有内在功德的象征。
  若能思惟相、好体性的功德和因的功德等,会更有力量,所以在此我们按照《宝鬉论》中所说的教授来修:假如我们将独觉、有学和无学声闻、以及转轮王等世间所有的福德加起来,也只能成就佛身的一个“毛孔”;成就所有“毛孔”福德的一百倍方成一种“好”;成就所有“八十种好”福德的一百倍方成一种“相”;成就“三十二相”福德的一千倍方成“白毫相”;成就“白毫相”福
  德的十万倍方成“顶髻相”;成就该相福德的一千兆倍方成“佛语梵音”。
  此外,如来的相、好等全身各支分,均有说话的功能,宣讲佛法。顶髻和毛孔等也有心的功能,可以明见一切如所有和尽所有的所知境。因此,按照“道次第”传承祖师的规炬,“俱胝圆满乐善所生身”等三句,(23)每一句均可配合身、语、意来解释。因此,佛身周逼一切所知境,凡是佛身周遍的地方,佛语和佛意也同样周遍。所以说,一切世界映现于佛身,佛身周遍于一切世界,佛身秘密不可思议。经(24)中说:“智所周遍处,身亦如足覆。”
  佛陀的顶髻通常在瞻仰时只有四指高,但如果真要加以测量,那是无法办到的。 《秘密不可思议经》中说,“持力”菩萨曾以神通向上飞越无量世界来观看,但始终无法见到如来顶髻的尖端,最后倦而返回。
  佛陀的衣服不触及身体,总是离体四指左右,但前来觐见者均能清楚地见到佛身的轮廓;佛陀的双脚虽不碰地,但能清晰在地上留下法轮等纹路的足迹;如果虫蚁等正好进入佛的脚下,它们将在七日内沉浸于极大的快乐,然后从畜生道死殁往生天界。
  此外,我们也应忆念
《喻赞》中所说的那些功德:
“相庄严尊身,殊妙眼甘露,如无云秋空,群星为庄严。能仁具金色,法衣瑞严覆,
等同金山顶,为霞云缚缠。尊怙无严饰,面轮极尤满,离云满月轮,亦莫能及比。
尊口妙莲花,与日开敷莲,蜂见疑为同,当如悬索转。尊面具金色,洁白齿瑞严,如净秋月光,照入金山隙。应供尊右手,为轮相殊饰,以手作抚慰,生死所怖人。能仁游行时,双足如妙莲,印画此地上,莲苑何能美?”
(帕绷喀大师说,此处如果要广修,应配合《现观庄严论》

许三十二相 八十随好性 受用大乘故 名佛受用身

  手足轮相具 足底如龟腹 手足指网连 柔软极细嫩nen
    身七处充满 手足指纤长 跟广身洪直 足膝xi骨不突
    诸毛皆上靡mi 踹chuai如硻keng泥耶 双臂形长妙 阴藏密第一
    皮金色细薄 孔一毛右旋 眉间毫相严 上身如狮子
    髆po圆实项丰 非胜现胜昧 身量纵横等 譬诺瞿qu陀树
    顶肉髻圆显 舌广长梵音 两颊jian如狮王 齿洁白平齐
    诸齿极细密 数量满四十 绀目牛王睫jie 妙相三十二
    此中此此相 所有能生因 由彼彼圆满 能感此诸相
    迎送师长等 正受坚固住 习近四摄事 布施妙资财
    救放所杀生 增长受善等 是能生因相 如经所宣说

  佛爪赤铜色 润泽高诸指 圆满而纤xian长 脉不现无结
    踝huai隐足平隐 行步如狮象 鹅牛王右旋 妙直进坚密
    光洁身相称 洁净软清净 众相皆圆满 身广大微妙
    步庠xiang序双目 清净身细嫩nen身无怯充实 其身善策励
    支节善开展 顾视净无翳 身圆而相称 无歪身平整
    脐深脐右旋 为众所乐见 行净身无疣 无诸黑黡yan点
    手软如木棉 手文明深长 面门不太长 唇红如频婆
    舌柔软微薄 赤红发雷音 语美妙牙圆 锋利白平齐
    渐细鼻高修 清净最第一 眼广眼睫jie密 犹如莲华叶
   眉修长细软 润泽毛齐整 手长满耳齐 耳轮无过失
    额部善分展 开广顶周圆 发绀青如蜂 稠chou密软不乱
    不涩se出妙香 能夺众生意 德纹相吉祥 是为佛随好
等经论中所说内容。)
2.语功德
  一音说法,一切有情都能听到自类的说法音声。
  同样,佛语的功德者,如《谛者品》中说:

“若诸有情于一时,发多定语而请问,一刹那心遍证知,由一音酬各各问。
 由是应知胜导师,宣说梵音于世间,此能善转正法轮,尽诸人天苦边际。” 
  意思是说,即便各类众生同时向佛陀询问各种不同的问题,如来也能同时以一种声音,根据众生各自的语言和各自的根器来解答一切疑问。例如,广、中、略三种《佛母》(27)虽然是佛陀同时说的,但因为化机的关系,变成广、中、略三种形式。
  我们应如其所说而思惟,然而,我们善缘微劣,不能直接听到类似佛语或堪为比喻的一种音声,现在权从一种自己喜欢的一种乐声,例如悦耳的琵琶声来作比度。佛身为万德庄严,喉中传出六十四支的韵音语,即便三界一切众生同时发问,佛以梵语一音作答,也能随类显现为众生的不同语言,顿时扫除一切的疑惑等。如前所说,当从信心、热切之
  心、欢喜心三方面产生觉受。
佛语具有六十种音支,主要的如密续中所说: “虽说一语音,各别现多相。”
 此外,佛陀的声音不分远近都听得到。《秘密不可思议经》中说,目犍连为了测量佛语传播的距离,以神通力前往许多界,所到之处听到的声音,仍像在佛前听到的那般清晰,所以无法测定佛语传播的限度。
  其它语功德,如《百五十赞》中说:

“观尊面可爱,从彼所听闻,极和雅语音,如月汪甘露。尊语能静息,贪尘如雨云;
 拔除嗔毒蛇,等同妙翅鸟;摧殷极无知,翳障如日光;由摧我慢山,故亦等金刚。
 见义故无欺,无过故随顺,善缀故易解,尊语具善说·初闻尊之语,能夺闻者意,
 次若正思惟,亦除诸贪痴。庆慰诸匮乏,诸放逸所归,今乐者厌离,尊语相称转。
 能生智者喜,能增中者慧,能摧下者翳,此语利众生。 
(帕绷喀大师又指出,佛语不仅具有上述功德,而且还有身与意的功用等,佛语秘密深不可测。)
  
  3、意功德
佛意的功德,分为悲智两种:佛的智慧能同时现观一切法的如所有性和尽所有性;佛的大悲,对一切众生爱如独子,没有亲疏的差别,调伏众生不逾片时。
  意功德者,如《赞应赞》中说:
?      “惟尊智能遍,一切所知事,
  除尊余一切,惟所知宽广。”1
  智功德现前一切法,一切智智随应所化的根机,善巧方便地随机摄受,如《百五十颂》中说:
  “此一切众生,惑缚无差别,
  尊为解众生,烦恼长悲缚。
  为应先礼尊,为先礼大悲,
  尊知生死过,令如此久住。”
  世尊被悲悯一切有情的无尽大悲所束缚。即便右边被有情涂以檀香香水,而左边被有情劈砍以利斧,也不会有亲疏远近之别,因此,对于一切有情,犹如慈母疼爱独子一般。于此等诸理,亦如前思惟。

  关于意功德的详细情况,应当参阅各大教典,了解十力、十八不共法等二十一种无漏智品类功德。(二十一种无漏智品类为:1、三十七菩提分;2、四梵住;3、八解脱;4、九次第等至;5、十遍处;6、八胜处7: 无烦恼三摩地;8、知愿处智;9、六神通;10、四无碍解;11、四清净;12、十自在;13、十力;14、四无畏;15、三无护;16、三念住:17、念无失性;18、永断习气:19、大悲;20、十八不共法;21、一切种智。)
已经闻思过大论的人,也应将大论中广泛开示的内容在此加以利用而作思惟。
 现观庄严说一百一十行相时曰:

始从四念住 究竟诸佛相 道谛随顺中  由三智分别弟子及菩萨 诸佛如次第 许为三十七 卅四三十九
1随顺声闻弟子的一切相智相,顺菩提分法,有三十七,即:四念住、四正勤(断)、四神足、五根、五力、七菩提支,八圣道支故。
2随顺菩萨一切相智相有三十四:分六:一对治道三解脱门,二变化道三解脱门,三现法乐住道五个,四出世间道九渐次道,五断道四谛所摄不具烦恼的定相有四,六佛道佛道有施等波罗蜜多十种。
3唯佛不共一切相智相。功德殊胜差别分四:一,十力,二,四无所畏,三,四无碍解,四,十八佛不共法。
简言之,意功德可分“智功德”和“悲功德”两种:
  智功德,佛陀能在如所有性中入定的同时,明见一切尽所有法,如观手中庵没罗果。《赞应赞》中说:

“世尊堕时法,一切种生本,如掌中酸果,是尊意行境。诸法动非动,若一若种种,
 如风行于空,尊意无所碍。”
  比如说吧,过去释迦族有个名叫难达嘎的人去世之后,一些自然外道为他作超度法事,这些外道照往常风俗将死者召来现形并施予饮食,难达嘎的亲戚都信以为真。佛陀说,那是干阖婆“毗雅巴嘎”和药叉“桑噶达”等鬼神变化成死者的样子而来。但他们都不相信,于是大师命释迦族每户各带一个米袋来,内藏各户的姓名条。释迦族人照办了,因为户口众多,结果需要一头大象才能将那些米袋驮来,佛陀一个也不差地辨别出哪个米袋是属于哪一家的。至此,释迦族人才由衷生信。这是经(29)里讲的。律典中也说,如果世界上所有的树被火烧成灰烬,并放在海里随浪翻搅多时,再呈交给佛陀,佛陀甚至能一一辨别出这些灰烬原是树的哪个部分、属于哪个树种、生长在哪个地方。
  除此之外,佛陀还有许多其它方面的功德:所谓“身随示神变”,是指佛陀能在千万亿等任何数量的化机前面各现一个化身;所谓;[语普说神变”如前已释,是说佛陀能随顺每一有情的语言和意愿,开演佛法;所谓“意等持神变”,是说大师在作“世俗发心”时,能使一切有情,甚至蚂蚁如此微小的生物也能了知其他有情的心思以及如来的意向;在作“出世间发心”时,则连“最后有”菩萨也无法知道佛陀的想法。
  (帕绷喀大师又说,佛在说《佛母》时,曾将一切世界转变成净上。如是等等,佛的功德无量无边。)
  “悲功德”,如伟大的第七世嘉却·格桑嘉措所说:
“或有凡夫于自钟爱偶为嗔恨自在时,亦行弑戮然汝恒念诸有情众如独子,
 损恼之意下至少分心中久已抛弃故,如我自爱较汝悲心纵然一分亦难及。
 我们对自己的珍爱再怎么深切,也比不上佛对有情悲愍心的一小部份。而且佛的悲心与我们有或增或减的悲心不同,不是见到受苦的有情才生起、没有见到就不生起,因为佛陀永远观见一切有情在受苦,所以他的大悲心也从不间断,永远地对有情运转。佛陀的悲心,是早在入道以前就开始修习并获究竟纯熟的力量所致。由见于此,《百五十赞》中说:

“此一切众生,惑缚无差别,为解众生惑,尊久为悲缚。”
  《谛者品》中也说:
“观见痴黑暗,常覆众生心,陷入生死狱,胜仙发悲心。”

  4、事业功德
  佛的事业无须励力,任运而不间断。
  事业功德者,如《百五十颂》中说:
  “尊说摧烦恼,显示魔谄动,
  说生死苦性,亦示无畏所。
   思利大悲者,凡能利有情,
  此事尊未行,岂有此余事?”
  唯是悲悯有情的悲心,声缘等众也是具有的,但仅仅具有并不能产生利益,比如手臂残废的母亲,当她的儿子被水冲走时,她只能求援于他人才能救出儿子。而佛陀,圆满了救度众生的威神之力,若能利益他人,即便地狱的火坑,也能像欲界天宫的欢喜园一般,欢喜勇悍地趣入,任运无碍地利益众生。于此等诸理,亦如前思惟。
如是身语意的功德,非是从无因或不顺因中产生的,而是经由闻思以开示灭道二谛为主要所诠的教法宝,现证二谛,证得断证功德的证法宝而来。乃至于此未获得决定解,缘于法宝的真实信心未生起之间而修。
  对此,我们应按照《宝性论》中所说的九种譬喻来思惟:
 
“如帝释鼓云梵天,如日亦如摩尼宝, 如来犹如谷响者,亦如虚空与大地。”
  当帝释的影像不待功用和分别,映现在吠琉璃地面上时,小天神见到后都想获得同样的成就,于是去修集资粮以求获得天主帝释的果位;同样的,当人们看到相好庄严的佛身时,也会想获得佛身而积聚其因,这是佛身事业。
  三十三天界中有一只大鼓,称作“持力”,系由诸天神福德所成。该鼓不捶自响,发出法音,开演四法印,劝说天神们去追求解脱;同样的,诸佛不需要有动机的造作,便能普宣佛语,将众生安置于增上生和决定善中,为有缘和可勘教化的众生说法,这即是佛语事业。
  犹如云中降下的雨水能使禾苗生长,能使化机相续中的善根稼穑生长,是为佛意事业,如是等等。
  此外,佛以示现身神变调伏有情,以语事业说法,藉由“无烦恼三摩地”而行意事业。
  简言之,八地以下的菩萨需要依靠粗显的功用,八地以上的菩萨仍需要微细的动机,所以无法作出同时利益一切有情的事业。佛的事业则不然,佛不需要有“我当饶益有情:这样的动机和功用等。正如空中的月亮本身没有分别心,在任何有水的容器,甚至草尖上的露水,只要水面上澄清不动,就会倒映出月影;同样的,一旦化机的相续清净、调伏的时机已到,佛的事业便会不假功用、自然而然地发生作用。(帕绷喀大师指出,所谓“佛的事业”,事实上是指“以自因智慧法身为增上缘所生的白善功德。(32)))
(二)法功德
佛具有的无边功德,都是因为修证了灭道二谛,方得生起。灭道二谛属于证法,教证二法都有断除过失,生起功德的作用。
至于法宝,其中的胜义法宝即是指“灭”或“道”所包含的圣者心中的“清净谛”。所谓“灭谛”是指各无间道。所引发本份障盖的解脱分;所谓“道谛”是指圣者心中能得该“灭”方便的现观。如果要为未曾学过大论的劣慧者举例说明,则胜义法宝可以说就是这个“三士道次第”;十二分教等为世俗法宝。
诸位当中已学习过大论者,应思惟如见道无间道断除自道本份障盖的道理。不了解的人,可以想一想,以前所讲佛所具有的不可思议功德是从那里来的?这些功德是藉由灭、道等证法和数法才得以产生,所以法具有生出如是不可思议功德的功德。
  (大师解释说:总的说来,法宝是就灭谛及见、修无间道等五道、十地而言,但此处所说的法是以调伏自心为主。所以,粗浅地说,如前所言,可以此“道次第”作为代表。)
(三)僧功德  僧宝,主要是指圣补特伽罗,他们有着随念法宝而如理修习的功德。
  僧宝中的胜义僧宝,为具足智解脱八种功德(7)中任何一种功德的圣补特伽罗;凡夫具戒比丘满四人者,为世俗僧宝。对他们施行利益或损害,会产生依僧伽而造的善不善业之果。
僧宝者,弥勒、文殊、观音等为菩萨僧宝,大迦叶、二胜2等为声闻僧宝。如前善加忆念身语意的大行,如是思惟功德:“诸位僧宝虽没有证得佛陀一般无二的功德,但可作为修习二谛、成办救护的助伴。”
  以声闻资粮道行人为例,因为对三有生起厌离即入资粮道,培养“十三种菩提资粮”(33)并获得三十七菩提分中的初三分,为了利他而显现变化和神通等;加行道行人抽象地通达四谛十六行相;见道行人有现证空性等功德;修道行人逐渐断除八十一种修所断烦恼;证阿罗汉者功德更大:他们可以将物体由多变少;凭藉地遍、水遍、火遍、风遍和空遍三摩地显现多种变化;能到临任何有化机的地方。(帕绷喀大师说,声闻阿罗汉也有无量功德:佛陀涅盘后,阿难调伏外道,在七日之内令八万人见谛;近隐阿罗汉(34)说法时,有恶魔降下食雨和宝雨,又变化成舞者表演舞蹈,近隐为她套上花鬓,加持成异常丑陋的面目。)(35)我们现在大多将“声闻”看得很低微,但如果我们仅有声闻的功德,恐怕也会被归入大成就者之列。
  菩萨的功德更是浩瀚无际。资粮道、加行道位“胜解行地”的菩萨,以闻、思、修抉择空性义,因修习悲心、菩提心和甚深见,压伏现前的能取、所取分别,圆满第一阿僧祗劫资粮;见道位初地菩萨布施波罗蜜多修持为最殊胜;修道位二地至十地的菩萨,随着观见法性的不断深入,获得其它九种波罗蜜多(36)的修持圆满。
  此外,初地菩萨能在一刹那间获得十二种百功德:化一百身;每一化身有百位菩萨围绕;能见百劫:震动百世界;入百种三摩地;见百位佛;得百佛加持;化现一百佛刹;游访一百净土;开启一百法门;成熟百位有情和住世百劫。十二种功德一一对照,二地为千,三地为十万,四地为百俱胝,五地为千俱胝,六地为十万俱胝,七地为百千俱胝那由他,八地为十万三千大千世界微尘数,九地为等同百万阿僧祗世界微尘数,十地为等同不可说不可说三干大千世界微尘数。(37)(简言之,不净七地获得圆满第二阿僧祗劫资粮的功德,清净三地获得圆满第三阿僧祗劫资粮的功德。如是等等,详如各大经论所说,僧功德无量。)
  如果只是解救一种怖畏,不需皈依处三者全备,每一皈依处均有解救的能力。以前多康有一人被老虎衔(咸音)走,他向观自在祈祷,老虎立即将他放在地上走开,由此脱离虎难;再如富楼那出家证阿罗汉果后,他的弟兄和商人们入海取[胜地旃檀],当旃檀的守护神准备将他们的船只捣毁时,富楼那尊者的兄弟们齐声向他祈祷,得以逃过这场灭顶之灾;又如当龙王向“明胜”王抛洒兵刃之雨时,目犍连将之转变成花雨。
  然而,要救离所有的轮回和恶趣苦,则需三宝全备。譬如身患沉疴的病人,需要药物、医师和护士三者来治愈他的病;同样的,为了能脱离轮回、恶趣之苦以及有寂重怖之沉疴,也需要如医师般能开示解脱道的佛,如药物般能得解脱三士道的法,以及如护士般修法良友的僧,三者缺—不可。所以,我们皈依的对象就是这三位。
     壬二、由知差别之门皈依:由知差别之门皈依分六部份:
    (一)相差别:现证圆满菩提是佛宝相,佛所证得的果为法宝相,依靠他人的教授如法清净地修习为僧宝相。
  (一)体性差别
  佛的定义是现证菩提者,亦即没有任何障盖、直见一切诸法真理的人。菩提一词藏文为“绛曲”,其中“绛”的意思是熟练,就像我们称精于念诵为熟练一样,证德达到究竟亦名如是;法的定义是佛出世的结果,如佛转四谛法轮时,“五贤士”相续中相应生起见道等种种证德,乃随程度不同而异;僧的定义是修习佛法者。
 (二)事业差别:三宝的事业中,佛的事业为传授教法;法的事业为断除应断的烦恼;僧的事业是勇猛精进地修习,增长一切善根。
    佛的事业是讲经说法;法的事业是断除应断之烦恼:僧的事业是从旁协助积极向善,例如,以身作则修法证果而为他人楷模等等。
(三)信解差别:对佛宝怀着亲近承事的态度;对法宝应怀着希求证得的态度;对僧宝应怀着如法和合共住的态度。
  皈依时,对三宝信解不同,如同渡江时对船师、航船和同行之人的态度:对佛,应当看成是供养承事的对象:对法,应看成是自心中应当现证的内容;对僧,应看成是如法同行的伴侣。
(四)修行差别:对佛宝应修供养承事的正行;对法宝应修习瑜伽方便的正行;对僧宝应修共同享受利养及正法的正行。
   即将上述三种信解用于实修。
(五)随念差别:随念三宝各自功德,如“如来者,谓……。”中所说3。
      即按照《随念三宝经》中所说的内容,来忆念三宝的功德。

(六)生福差别:依补特伽罗及法的缘故,增长福德有所差别。4
  佛的生福差别在于凭藉一位补特伽罗就能增长福德;僧则是凭藉多位补特伽罗增长福德。佛与僧是就补特伽罗而言;法是依靠非补特伽罗来增长福德。
  所以,皈依佛是以供养和敬奉之心皈依;皈依法,是要令法在自己相续中生起而皈依。
      壬三、由誓受之门皈依:由承许之门皈依
自誓受皈依:应承认佛为皈依的导师,法为正皈依,僧为修行的助伴。
 由承许门皈依分三个方面:承认佛为开示皈依的大师:承许法是正皈依;承认僧是修行皈依的助伴。就像病人对医师、药物和护士寄予三种不同的期望一样。在相续中每生起一种断、证正法,就能解脱一种怖畏,因此以法为正皈依。
  壬四、由不言有余之门皈依:
    不言有余而皈依,则是了知了内外大师的差别以及教法的胜劣,故尔唯皈依三宝。
    简而言之,则如《安乐道》中所述:
     观想从顶上上师佛身中,化现出上师、本尊、三宝、勇父勇母及诸护法,遍满虚空之中,安住于顶上上师佛的周围。这些皈依境观想明显后,随念诸尊身语意的功德及其事业,住此态中,让前面所述恶趣的痛苦,在心中重新明了现起,生起怖畏并强烈地祈愿:
     惟愿上师三宝立刻把我及一切如母有情,从轮回尤其是恶趣的痛苦中解救出来!念诵:“皈依上师本尊三宝”百千万遍乃至十万遍。
  以前,印度的阿阇黎部跋达悉地斯瓦弥兄弟二人,最初乃外道,为了供养大自在天,前往岗底斯山,当他们目睹大自在天也皈依佛陀,便投入佛门,成为大乘的大阿阇黎。之后,为歌颂佛的卓越功德,造《殊胜赞》一文。应如赞中所说,以我们的大师为皈依处,坚定不移地学习佛的教法;不以苯教和印度六师等佛法以外的对象为皈依处。内道与外道的大师、教义及学习该教的僧伽,其胜劣之区别,如《殊胜赞》中所言:

“我舍诸余师,我皈依世尊, 若问是何故?尊无过具德。”
又说:

“于余外道教,云何善思惟, 如是于怙主,我心起深信。”
  《赞应赞》也说:

  “何应趣应遮,何净何杂染,  此是大雄教,与他言说别。”
 藏地虽然没有真正的印度外道,但有些自称是佛教徒和学者的人,在遇到紧要关头,或是为了广收徒众,或顾全别人的面子,对信奉苯教或蛮夷宗教也觉得无所谓。这是认为有两种皈依处的做法,已舍弃了心中的皈依,而被摒出内道之列。

  有些人说:“我爱好佛教,也爱好苯教。”然而苯教的大师、教义及其信徒并没有堪作皈依的原因存在。苯教大师并不具备断尽一切过失等功德,教义中连如何减轻烦恼的方法都没有;虽然苯教的僧团表面上也受别解脱戒,但并没有律仪的传承,所以这三者都不具足功德。苯教中连内道的皈依都没有,所以不宜皈依。

  (帕绷喀大师告诫说,佛、苯之间不应像吵架一样,相互说一些贪自嗔他的话。重要的是,我们应当阅读过去智者的权威论著,以了解苯教的起源,例如土观·达麻班杂(法金刚)(38)的著作《论一切宗派之源流与教义·善说晶镜》等。)苯教在祖师、教义、见地三方面,混杂有外道的见地和修持,并剽窃佛经伪造成自己的经典,从古代生存下来流传至今。这种低劣的教派绝不是求解脱者可以皈依和信任的对象。止贡,季丹贡波(世间依怙)(39)基于这些考量,说道:“在苯教的见修类文章中,有的说一切情器世间是从卵中出生,也有说是由卦象或自在天所创造,这都是外道邪见的流衍。”《噶当子法》(40)中说:

“外道苯教悉地速,暂乐终堕恶趣中, 外道苯教似炉火,稍近虽有安乐起, 若行接触即焚烧。”
 瑜伽自在杰·密勒日巴也说:

“苯教根源为邪法,具力龙魔之所创, 不入解脱究竟道,苯教乃是极劣种。
 外内二道差别者,乃皈依处相径庭: 内道皈依为三宝,外道梵王遍入天。
 自身解脱轮回已,方能解脱他有情, 此惟佛陀正等觉;大自在等世间天,
 自为生死系缚故,虽有能力为他人, 赐予暂时小悉地,解脱生死何能赐?]
 又说:

“《白色十万龙经》等,说于五部龙坛城, 愿求成佛甚荒谬,龙者乃是畜生故。
“苯身普贤]等坛城,花样虽多率皆是, 往昔蓝裙班智达,所臆造之诸邪法。
  现在有些人将苯教的“辛拉沃噶”与观自在视为同一,并说一切有情皆诸佛化机之故,苯教中也有许多佛菩萨的身,所以修苯教只有好处没有坏处。这种说法只是自己被邪见恶习所染污蒙蔽的过甚之辞。如果这不是过甚之辞,试问,畜生中也有佛菩萨的化身,如果仿效猪狗的行为,是否也是有德无过呢?所以,凡是求善之人,应该将所有令人反胃的恶见像擦粪的石头一样丢弃,认定佛教的三宝为真正的皈依处,全心交付三宝,这是最重要的。
  简言之,皈依并不是口中念诵的文句而已,皈依就好像罪犯向有权势力的官员寻求庇护的心态一样,因为害怕恶趣与轮回,相信三宝有能力拯救,企盼三宝作为依靠,这是皈依的标准。皈依是否在相续中生起,取决于是否已有这种心态。所以,在皈依的体性没了解清楚前,先不要急着只是念完十万遍皈依文,而应努力设法在相续中生起不造作的皈依因和体性等等。
  庚三、皈依量为几何
  简单地解释了皈依因和皈依境之后,现在要接着讲皈依的量,
   如是不仅要具有殊胜的清净信心,而且希求证得的心也是重要的。比如,世间的达官贵人救护仇怨的伤害,或者神医治愈四大不调的怖畏,自己虽然没必要也得到他们那样的地位,但由于倾慕于他们炙(知音)手可热的权势或者妙手回春的医术,“我若成为那样的话……”的些许念头,哪有不会生起的决定?
  唯是下士,并不要自己也证得三宝的功德,以其三宝的悲心,救护暂时的痛苦、施以世间的安乐,以片面的救护作救助;中士阶段,则应以现证声缘随一有学无学证德的方式作救助;上士时,则应现证暂时救护的菩萨道与究竟救护的一切种智,以此方式受持三宝为救护处。如《戒律广释》5中说,佛为皈依导师,法为正皈依,僧为皈依的助伴。我们应一再地明现自己的意乐:“我亦当证得如是的果位!”
  若念:“此时若是以上士为主,乞求以无住涅槃为正皈依,那么,对于声缘的涅槃与僧宝,又为何要持为皈依呢?”
  特别的情况,如证得第二地的菩萨,不必皈依初地的断证法与僧宝,彼等已成为因皈依故,犹如已渡脱河流之险的桥梁一般。但我等未入道之人,实应皈依三乘的救护处,不可随逐于不了佛经扼要的狂妄之言!
  如果没有依于信仰三宝及希求证得为由,生起一种信解恭敬之心:“苦乐何境,唯您知晓!”则如无环、无弯之物,铁钩不能牵引一般,三宝悲心虽大,方便与智慧也会脱离开来,不能相应。因此,我们应随念上面刚刚所说的功德,希求证得功德之心与胜解心等,相互之间如竞相增上一般,于此状态中,怀着对于一切有情的大悲心,观想:为了利益我等有情,诸圣尊大悲自在,如鸟飞翔般地降临而来。并请如下念诵:
  “皈依佛,两足尊!
  祈请作我导师,救度轮回恶趣之苦!
  皈依法,离欲尊!
  祈请作我正救护,救度轮回恶趣之苦!
  皈依僧,众中尊!
  祈请作我助伴,救度轮回恶趣之苦!”
如是反复念诵计数,每座随力念百来遍等。念诵前面所说的皈依文虽然也可以,但此处,我的上师说,一定要如《纯金》中所出而修。 
 皈依有两种形式:以他相续中已成就的三宝为对象而祈求庇护的“普通皈依”,以及以未来在自相续将出现的三宝为对象而决心证取的“殊胜皈依”。每一种均有“三士”个别的皈依作法。学习大论的人,应以“殊胜皈依”为主而努力修习。如果到了修皈依的时候,向来所学却派不上用场,与一般在家老先生的皈依没有区别,这是闻思不能致用所犯的错误。
  不懂经论的人,也应具足皈依的二因而全心全意信赖三宝。具体作法应当如病人指望医生、药品和护士的态度来修。如能由具足二因之门至心信仰皈依处三宝,便是在相续中生起了清净皈依,因此这是最主要的。否则,计数念皈依偈也好,自称是菩萨和持明者也好,都一无是处。正如噶当派祖师(41)所说:“睨视顾盼的上座,或许尚未入内道佛教徒之列。”

  庚四、皈依利益

  皈依利益有八种:(辛一)入内道佛子数;(辛二)为一切律仪之基础;(辛三)灭尽往昔所集诸业障;(辛四)顺易累积广大福德;(辛五)人与非人不能为害;(辛六)不堕恶趣;(辛七)无劳成就现前与究竟诸事;(辛八)速疾成佛。
 辛一、入内道佛子数
  修皈依时,不要像学舌一样、流於空洞言词,而是能至诚皈依。心中何时生起清净皈依,何时即进入内道佛教徒之列。否则,即使计数满十万遍「皈依偈」,也不是内道中人。现在可以听到很多人说念皈依计数,而很少有人要在心中生起皈依。以前达波地区有位比丘名叫「阿塔」,与朋友们一起念皈依偈计数。阿塔因认真思惟皈依的内涵,需时甚久;其他人却只顾计数,念得飞快。即将念满十万遍的时候,他们都担心阿塔念的次数不够,问他念完多少,阿塔反问说:「难道你们只是在计算念皈依偈的次数吗?[(帕绷喀大师解释说:修习皈依所缘而念诵计数,这才切实有益。)

  辛二、为一切律仪之基础

  不论我们受三律仪中的任何一种律仪,都以皈依为起始,否则戒体不生。正如大地是房舍的基础及禾稼、果树、森林等生长的所在,皈依是一切律仪生起的根基。

  辛三、灭尽往昔所集诸业障

  心中若有皈依,过去造集的许多业障都将消尽,例如, 「未生怨」王弑害已得不还果的父亲「频毗婆罗」(具色藏) ,造下无间罪和近无间罪,因皈依佛陀,得以清净业障。如佛经中反复再三的讲述,即便只是持诵诸佛的名号,或诵读佛经,如诵持《般若经》一递,也有清净多劫罪障的功德。

  辛四、顺易累积广大福德

  皈依所致的利益和福德不可思议,《摄波罗蜜多论》中说:

  「皈依福有色,三界器犹狭。』

  尤其佛乃殊胜福田,对佛种下的善根,纵然缺乏清净的动机,也必然成为证得圆满菩提的因。《大悲白莲华经》中提到:

  “阿难,譬如某长者有一广大良田,无诸岩石、树根、荆棘及砂朱,善作耕耘。所选之种亦新鲜未腐,未受风吹日灼,不因断裂、腐烂而损耗。此等种子应时播入田中,时时灌溉,或令干燥,以一切种善护之。阿难,若彼长者后时复至田前,立于塍言:愿汝种不成!愿汝种不生!愿不增长!我不需有果!我不需所得!阿难,于意云何?彼长者能以言辞令彼等种不成种否?”答日:“不也,世尊!不也,如来!”复问:“彼果不成果否?不现前得否?”答日:“不也,世尊!不也,如来!”

  佛说:“阿难!彼赞叹三有、欢喜三有者亦复如此,彼供佛己,发愿永不以此善根成究竟涅盘,然不成究竟涅盘者无有是处。阿难!于佛所生之诸善根,不欲亦成涅盘果,我说彼等终成涅盘。如是乃至于佛世尊一念心生,彼等一切善根之果即是涅盘,我说彼等终成涅盘。”

  辛五、人与非人不能为害

  皈依人与非人不能为害。以前有外道修“风绳法”成就,企图用风绳套住一位年轻的佛教居七,未能得逞;(42)印度有一人触犯王法,被放逐到尸林中,以前凡是被扔进尸陀林的人,当晚就被食肉非人擭走吃掉,没有一人存活,此人用一块僧衣碎布放在头上,并作皈依,得免非人之害。(43)

  过去有个藏人牧民,在荒原迷路一天,遭到熊的攻击,几乎死去,他醒来时头部已受到重创。后来有位上师问起他受伤的原因,便向上师陈述了遇险的经过,于是上师为他开示“皈依”教授。后来有一天,他又再次与熊遭遇,便疾作皈依,那头熊用鼻子嗅了嗅,居然闻不出人的气味而走开了。

  又如给孤独长者的故事,他只是口诵“皈依偈”,便在夜晚看见逃离尸陀林的路,非人也无法伤害他,后来因为礼拜一座外道神像而失去加持。(44)

  有一小偷,窥知有人供养一位比丘布匹,便在夜间前来行窃,比丘设计捆绑住他的双手,一边口称三宝之名,一边用棍子痛打三下。小偷逃走后,来到一座桥梁下方,那座桥上经常有非人出没。他覆诵先前比丘的话,暗自嘀咕道:“幸亏只有这三句,要是更多,我今天就死定了。”当天晚上,没有非人敢经过那座桥。

  (帕绷喀大师例举了这些故事,接着说道:我们面临紧要关头时不要恐慌,应衷心仰赖三宝,以三宝为唯一的皈依处而修皈依。)

  辛六、不堕恶趣

  皈依能免堕生恶趣。以前有位天子,死后确定受生为猪,临终时向帝释求救,但帝释无力救助而转求佛陀,佛陀开示了“皈依”教诫,后来天子依佛教诫在皈依中死去。后来帝释观察该天子死后受生在何处,由于各界天神只能见到比自己低下的地方而无法看到上层天,帝释无法在上层天发现他的踪迹,便向佛请示,佛揭示说,他已受生在兜率天中。由此可见,[皈依]修法不仅使必然受生为猪的天子免堕恶趣,还令让他往生更高层的天界!现在我们口诵“皈依发心偈”时,不知道“皈依”法的重要性,总是东看西瞧、心生散乱;而在念“娑跋瓦”等观空咒的时候,却喜欢装模作样、故弄玄虚地闭闭眼睛,这反映出:我们根本不知道内道的入门和免堕恶趣的稀有方法在哪里!

  阿底峡尊者洞察皈依和业果的重要性,而开示这方面的教授,故而得到“皈依上师”和“业果上师”的称谓。尊者听说此事后言道:“单凭我的这个名字,也能利益圣教!”

  所以,我们与其假装修一修在临终时使不上力的生圆次第,还不如修习清净皈依,因为它能保证我们下一辈子下堕恶趣。桑结绷曾说:
“总之死无常,心中若未生, “集密”未为深;心生死想时, 三皈依亦深。”(45)
  辛七、无劳成就现前与究竟诸事
  随愿成就的方法,没有比皈依更殊胜的了。正如菩萨热振瓦(46)所说的那样:“别太指望于人,而应启请于天。”过去的大德,其暂时和究竟诸事一切都是依靠祈祷三宝(天)而实现愿望。以前热振地方有个人,就是靠这个方法赢得诉讼等事。
  辛八、速疾成佛
  现在因作皈依而形成“造作等流果”,能使我们在今生中一遇到恶缘便立刻一心皈依。因为心总是跟着习惯走,法尔如是;所以临终之时,也能忆念佛陀。如《三摩地王经》中所说:

 “如是念能仁,佛身无量智, 常能修随念,心趣注于此。”
  又说:

“清净身语意,常赞佛胜德, 如是修心续,昼夜见世怙。 若时病不安,受苦至于死,
念佛不退失,苦受莫能夺。”

  (帕绷喀大师总结说,皈依不仅有上述利益,还能令一切生中获暇满身,遇皈依处,不离皈依行,学究竟道而在自相续中成就三宝、速疾成佛。)
      辛六、皈依学处。(壬一)各别学处;(壬二)共同学处。
     壬一、各别的学处中又分为二:应遮学处和应修学处。
     一、应遮止的学处:
     皈依了佛陀以后,不可以顶礼供养其他的天神;
     皈依了法以后,应当断除损害有情的行为;
     皈依了僧以后,不可以与其他外道一起共住。
如是在正座时皈依还不够,座间时还应善学诸学处:
皈依佛已,不可寻求永久皈依于世间的大力天神;
皈依法已,断除伤害有情;
皈依僧已,对于不信三宝之人,不可作为永久的朋友。此为三种应遮止的学处。
(一)不皈依世间天神
  皈依佛后不可皈依世间天神。现在连一些比丘在遇到意外,窘困无奈时,也跑到世间天神像前,叩头如倒蒜,这种行为败坏了佛弟子的声誉。如前已述,如果认为有两种不同皈依处,将破坏自相续的皈依律仪,并被逐出内道的行列。
  我们可以对天、龙、王魔、厉鬼等施以朵玛及作香施、烟施,只是请他们作如法的助伴,而不必皈依。就像给别人送礼,请他们帮忙办事,而不需皈依一样。
  (二)不损害有情
  皈依法的人不应伤害有情。伤害的意思,不仅是指屠杀、捶打和掠夺等情节特别恶劣的事情,指派不正当的苛捐杂税、以及虐待动物,如强迫牲畜超重驮负等,也是损害有情的行为,不可以去做。
  (三)不与外道共住
  皈依僧后不可与外道交往。虽然在藏地并没有真正的印度外道,但还是有与之类似的人,他们不信三宝和业果,认为这些都是善辩的上师、格西们捏造出来的。我们应避免与这类人深交。我们的见地尚不坚固,很有可能轻信他们的话而改变信念,所以应当与这些恶友保持距离。
  某人在格西博朵巴面前提出他对佛陀降世的怀疑,当时格西善巧地反驳说:“那么您的祖先德乌那贡也从未出现过。”此人说:“他是确有其人,因为他留下某某手迹、某某遗物。”博朵瓦引用相同的理路说:“佛陀也留有这些遗规、这些经典!”此人才相信佛陀曾降临于世。
     二、应修习的学处,如不可讥毁佛像等等。
(一) 恭敬佛像犹如大师
(二) 下至一字纸页应敬如法宝
     (三) 下至红黄僧衣残布应敬如僧宝
对于工艺、质量低劣的佛像,也应胜解为真佛;
对于四偈以上的经文,也应胜解为法宝;
对于仅现出家相的出家人,也应胜解为僧宝,
断除三门不敬,供养赞叹承事。此为三种应修的学处。
(一)恭敬佛像犹如大师
  皈依佛后,对—切佛像都应想成是真正的佛,包括质地低劣或形状丑陋的佛像,甚至“擦康”内的残破佛像亦然。 《亲友书》中说:

  “随工巧拙木造等,智者应供善逝像。”
 我们往往对来自印度的“利玛”像(47)和铜像、金像等抱有很大的敬重,将这些佛像安置在佛龛的最深处;对泥等制成的佛像却没什么信心,已残破的佛像就放在堆垃圾的地方,准备有一天送到“擦康”。先辈祖师们说过,将佛像往外送,无异于将自己的福报往外推。
  同样的,唐卡一旧,就把缎质边幅拆掉,卷起正中的画面处理掉。这已暴露出当事者对三宝缺乏信敬,内心已经腐烂。
  (二)下至一字纸页应敬如法宝
  皈依法后,下自一字也应敬之如真正的法宝,否则生生世世将变成愚痴无知之辈等,过失极大。霞惹瓦曾说:
  “我们对法任意戏弄,不恭敬法与法师,这是恶慧之因。我们现在已经够愚昧了,不要再积集愚痴的因。如果将来比现在更愚痴,我们又该如何呢?”
  我们通常把一枚五分硬币看得比一张字纸更贵重。如果我们发现有钱掉入泥坑里,会设法用长棍等物捞取,对字纸则不然。  
  以前嘉旺却杰(佛王法主)担任基巧堪布时,政府任命他负责“铁虎年调查组”。
  当时他的办公处堆满了各地宗溪xi众多的官书文契,每当要走动,像如厕的时候,他总是先搬移文件,空出一条通道才走,此做法应当效xiao法。
 (三)下至红黄僧衣残布应敬如僧宝
  皈依僧后,对掉落在地上的僧衣残布、补钉或穿在身上的僧衣也应保持极大的恭敬。格西敦巴仁波切和大瑜伽师在路上发现一块黄布补钉时,不是贸然踩过,而是捡拾起来抖动干净后,再放在洁净的地方以示恭敬。这样的行持我们应当效法。
  《地藏十轮经》中说:

  “瞻波华虽枯,尤胜诸余华;犯戒罪比丘,仍胜诸外道。”

  假如我们对犯戒比丘不敬,会导致什么样的过失呢?其过失当如《劝发增上意乐经》中所说:

“希乐功德住林薮,不应观察他过失,不应起心作是念:我是超胜我第一 。
此骄是诸放逸本,永不应轻劣比丘,一劫不能得解脱,此是此教之次第。”

壬二、共同的学处中,共同学处有六条:
 1当随念三宝的差别、功德等数数皈依;
 2当随念洪恩,勤修供养,自己未饮食前应先献供养;
 3应当随念大悲,令其他众生皈依三宝;
 4随作何事,都应心中依靠三宝;
 5由知胜利昼夜六时勤修皈依;
 6从嬉戏乃至舍命之间,随遇何缘,不舍三宝。这些都应当善加修学。
 (壬一)由念三宝功德之门再再皈依;(壬二)由念恩之门嚼瞰之先应作供养:(王三)安置他有情于皈依;(壬四)由念利益之门昼三次夜三次皈依;(壬五)随作何事皆倚仗三宝;(壬六)下至戏笑乃至命难亦不舍三宝。
 壬一、由念三宝功德之门再再皈依
我们应该经常回忆先前讲述的内、外道大师和教法的差别,以及三宝各别的功德,而不断地皈依三宝。
 壬二、由念恩之门嚼瞰之先应作供养
佛、法、僧三宝应时刻铭记在心,每当享用饮食的时候,先将荐新部分供养三宝,如此供养,功德极大(帕绷喀大师进一步开示说,因为三宝乃是无上福田,所以供养时不能掺杂有轻蔑、放逸、懈怠等心,下至供养一杯净水,也应恭敬如新任司膳官上茶予嘉瓦汤吉钦巴。(51))
 壬三、安置他有情于皈依
相信并贩依“富蓝那”(52)等外道祖师或苯教祖师“辛饶”及其教法、入教恶友等,因而造集恶业的人士,应当劝喻说服;其他尚未对三宝有信仰恭敬而可以引导的人土,应当在谈话间讲述三宝的功德。透过这些方式使人皈依三宝。
 壬四、由念利益之门昼三次夜三次皈依
认可三宝为真正皈依处,至诚生起信心,昼夜六时皈依三宝。
 壬五、随作何事皆倚仗三宝
事情无论大小,都应倚仗三宝,勤供三宝后进行。不能怀有恶意谄诳等,也不可皈依土地神、王魔、厉鬼、占卜师和苯教徒等。
 壬六、下至戏笑乃至命难亦不舍三宝
一旦舍弃皈依,就会脱离内道。既然不足内道,就再也下是沙弥、比丘、菩萨种性和密宗师。皈依虽然不是舍弃一切律仪的唯—因素,但如果舍弃了皈依,就舍弃了所有律仪。所以,大到生命危难,小到玩笑赌誓,都不能舍弃三宝。《道次第广论》中说:
 “若与为命亦不弃舍有违犯者,实舍皈依;如是虽末舍弃三宝,然亦爱执三宝异品大师等三,亦违不言有余大师,心未诚归,故亦成舍。”

  
我们依于如理地修习,即可荡尽今生来世一切的衰损,使之成为一切利乐善法的最胜出生处。

 

TypeCode: 01